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亚虎(ASIATIGER)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亚虎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64|回复: 8

发嗲是个技术活 [复制链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4-24 19:29:40 |显示全部楼层

雅和联署函.jpg



亲爱的伙伴们:


  对你们11人的联署函,答复一下。【】中为引文。

  1、【起初大家认为是一般的高层调整,但经过两周工作,大家感觉有了与以往的明显不同,积极性下降。】

  我们别自己捧自己了,咱们这么个小小的公司,有什么高层不高层的,不就是大家一起说话、思考、做事吗?

  既然执笔人都说了是“调整”,那么“感觉有了与以往的明显不同”不是很正常吗?难道调整以后一定不能出现明显不同?

  那些联署者,由于你签了字,我相信你也是真诚的,肯定也是感觉到了这种明显的不同。

  每个人视角不同,但这么多人都有类似感觉,我一定重视。

  希望你们每个人能具体说说所谓的“明显不同”是哪方面?这些不同意味着什么?

  我期待着。


  2、【积极性下降】

  是执笔人自己的积极性下降?还是每个签字的人都下降?

  做为你们的工作伙伴,我想我有权力问2个问题:积极性下降的具体表现是什么?原因是什么?


  3、【更不幸的是此消息已经被部分居心叵测的人有意宣传至雅和客户端】

  这句话信息量好大,我来尝试分析一下。

  更不幸----这是什么意思?是指更换经理是件不幸的事?我想不能算是不幸的事吧?否则你的价值观、美学原则也太怪异了。没听说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句话?换个经理如果就不幸了,那这世界上的不幸门槛也太低了。

  还是说这个消息被宣传出去了很不幸?

  职业经理人的更换在商业经营活动中极常见和频繁,既不是丑闻,又不是机密。难道是何伟脚着不幸?我猜是执笔人自己脚着不幸吧?

  再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这种事,即便想保密也是枉费心机。


  居心叵测----这么诛心不好吧?请具体说说你是怎么判断其居心的----假如存在这个人。


  4、【将之前雅和是多克隆子公司的消息进行了证实】

  执笔人应该是个法盲。

  子公司的定义是什么?不了解的人请速去GOOGLE。

  雅和是独立的法人单位,和多克隆顶多是关联公司。怎么子?

  杨弘出任雅和的经理,这是个事实,但证实不了雅和是多克隆的子公司。如同某人眉头紧锁痛心疾首也证明不了他说的话就在理。


  5、【导致部分用户对雅和管理层如此不稳定表示质疑,已经直接影响到销售情绪及工作】

  上面的3、4、5三点,构成了比较重大的指控(虽然在事实层面还存在表述不清)。

  指控别人,可一定要严谨,要搞定两个要素:事实与逻辑。

  请提供事实,

  居心叵测者是谁?

  部分用户?一家?两家?五家?十家?都是谁?

  哪些销售被影响了情绪?是每个人吗?

  情绪分很多种,影响了什么情绪?

  哪些工作被影响了?请详述,如何补救?


  我风声鹤唳了一点,怕“居心叵测”指的是多克隆的同事,刚刚16:57,我在多克隆天津群里发问,得到的是全体相关队员的否认。他们当然可能在骗我,但我暂时无法证实或证伪。因此,谁主张,谁举证吧。


  再说逻辑,假设事实都成立,雅和受到了伤害,毫无疑问是执笔人及其他10个联署者不想看到的,也是所有要继续经营雅和的股东所不希望的,谁会是获益者呢?

  还有,何伟担任总经理期间,这种伤害存在吗?你们预计这种伤害会增加还是减少?


  另外,我还要说一句,“部分用户对雅和管理层如此不稳定表示质疑”,你们确定真的存在这部分用户?这世界每个正常人都忙得团团转,真有人八卦到这种地步?

  再说,稳定和发展往往是对立的,这些好心人质疑雅和不稳定,是不是怕雅和发展啊?

  太荒谬、太可笑了。


  6、【为了能够保证雅和公司稳步正常运营,保持市场对公司的信任度,特此恳请何伟总经理继续担任公司总经理,带领整个团队】

  对“恳请何伟总经理继续担任公司总经理,带领整个团队”这一提议,我真诚地附议,这也是我的心愿。我衷心地希望大家能够成功。

  但是,我觉得执笔人很不严谨,所谓的“为了能够保证雅和公司稳步正常运营,保持市场对公司的信任度”是什么意思?难道何伟拒绝续任总经理,雅和公司就无法“稳步正常运营”了?

  又有什么理由可以说市场即将无法保持对雅和公司的信任度呢?

  你是不是太小瞧雅和了?


  这么重大的结论,执笔人却没有给出一丁点的依据,再次感觉到执笔人的不严谨,憾甚。


  而且,我也做点诛心之论:

  从字里行间,能看出来执笔人有错觉,误以为何伟是被我或小法弹劾,看来他并不知道是何伟坚辞总经理一职的。而且,在去过的2年多里,何伟请辞过不少于5次。他没透露给你们吗?


  7、【请杨总、法总从公司发展角度出发慎重决定】

  谢谢大家的提醒。我相信我俩一定能做到。

  但也许是我太敏感,我怎么脚着这是在谴责杨总法总现在没从公司发展角度、没慎重呢?

  嘻嘻,相信我是多虑了。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我非常喜欢这封给我和小法的联署函,它将是我职业生涯中很特殊的一个文件。我喜欢这样沟通,我也敬重讲义气的人。

  前些天,我曾经当面谴责过一个人不讲义气,“你是我所有认识的人中最不义气的一位,没人能超过你。”他无语、低头,良久,也未置一词,之后我也替他难过。巧了,当时小法也在场。

  很明显,大家都是讲义气的人,你们都很棒。



  杨弘

  2014-4-24 下午6:45

image001.png
image002.png
image003.png
image004.png
image005.png
image006.png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这土地需要我来灌水……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5-3 21:03:16 |显示全部楼层

发嗲是个技术活

----写给雅和的11位前同事


题记:

  《不见不散》里有句台词:你以为跳脱衣舞不要脸就行了?

  同理,发嗲也是个技术活。

  是为题记。



  空港,午后,窗外草长莺飞,美丽的景致诱人蠢动,我不由联想起了一首流行到恶俗的情诗: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这是曾经的小资男神徐志摩赠日本女郎所作。他写得多好啊,我一边念,一边吃着魏姐做的炸酱面,连醋都没放就吃完了。

  我也要对雅和的11位小伙伴们说上一句沙扬娜拉,道一声珍重,并表达一下我蜜甜的忧愁。


  先总结一下昨天大家在星巴克的表现。

  我发给到场11人每人1份问卷,可惜只收回9份。

  离场的时候有人眼疾手快,把问卷带走了。为这俩人的机智赞一个,嘻嘻。

  这9份问卷我会珍藏,谁有兴趣观摩我还可以提供复印件。


  下面回顾一下问卷的主要内容:

  【问题一:雅和公司更换总经理,是个不幸的事吗?】

  6个回复“不知道”。2个空着,就是没回复。只有上月刚入职的小董回复“面试我的人不在公司,感到不幸”。


  【问题二:联署函里说有居心叵测者在散播对雅和不利的信息,你知道这个事吗?知道这个人吗?】

  5个回复“不知道”。4个空着,没回复。


  【问题三:函里说部分用户对雅和的不稳定产生了质疑,你知道这个事吗?知道是哪个用户吗?】

  5个回复“不知道”。1个回复“不知道这事”。3个空着,没回复。


  【问题四:函里说更换总经理已经影响了部分销售的情绪和工作,你知道谁受影响了?】

  5个回复“不知道”。4个空着,没回复。


  【问题五:何伟曾经五次以上请辞过总经理,这次下课也是他自己请辞造成的。这事他告诉过你吗?】

  3个回复“不知道”。2个回复“没有”。4个空着,没回复。


  即使面对我的多次请求,郑瑞祥还是坚持拒绝回答所有的问题。后来我对他说如果你觉得无言以对就写上“我不想写”,他这才不情愿地写了:“我觉得没必要写”7个字。

  朱峰也拒绝回答问题,并在问卷上写了“浪费时间”几个字。可是,他不回答问题偏偏又一直坐在那里,我明白了,他并不是珍惜时间,而是和小郑一样,哑口无言。


  好了,情况都明了了。你们的所谓联署函,貌似冠冕,实则荒唐,经不住一点点追问。

  联署函里的内容,几乎都来自某人的幻觉。那些指控,都站不住脚。

  此函可以说是:事实----不清、是非----混淆、逻辑----错乱,堪称绝佳范例,反面的。

  此函唯一的好处,就是充满了自信的光芒,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这封毫无依据歪曲事实颠三倒四的东西,居然得到了10个人的联署。

  短短的一封函,有限的几个关键之处,你们都是“不知道”或无言以对,居然就敢签上自己的大名,你们的名誉就这么不值钱?你们这么使用自己的名字,给你们起名的父母长辈造吗?

  即便你们自己的名誉不值钱,你们有什么权力败坏别人的名誉?

  可怜你们那么多人,回答不了我的问题,没勇气直视我的眼睛。给了我“一低头的温柔”。

  我真心地替你们难过。


  在你们发觉联署函很打自己脸之后,小磊和老朱两位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函里的内容我们也不清楚,胡里胡涂就签字了,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何总请回来,我们是为公司好……

  原来你们不是仗义执言正义感爆棚,而是在发扬“哥们打架了还不赶快来帮忙一起上”的古惑仔作风。

  可惜,小磊和老朱搞错了,这世界不是单边运行的,你有权当古惑仔,但‘’重要与否‘’从来不是由古惑仔说了算的。

  假设某古惑仔在行窃别人钱包的现场被抓获,以他的侠义作风,会高喊“不就是偷个钱包,这不重要,快放了我”?

  假设某正人君子造谣说你天天在街上卖P股,你去和他理论,他说“事实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提醒你注意卫生,我也是为你好……”,你觉得行吗?

  如果你觉得行,那么,即便你这不是一种精神,也是一种精神病。

  你们想请何伟回来当总经理,这是个好想法,我和小法都支持,但你们这样胡来可不行,我来指点你们一下吧:

  先要搞清何总是怎么下课的?连这点基本的情报工作都不做,怎么展开下一步的工作啊?难怪你们会被别人利用。

  还要诚实地、实事求是地表达看法,而非寄希望于通过抹黑别人来达成目的。

  比如你们可以说我们想何总了、我们担心何总以后的人生之路、我们不喜欢现在的总经理、我们觉得新的管理政策太严格……

  如此这般地表达,多好?又真诚、又坦荡,问心无愧,一点风险都没有。

  不好好地说话,造什么谣呀?

  何况,又造了那么多,还造得那么低级。你们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啊?你们如此拙劣的表现,恰恰证明了何总下课的必要性。这真是循环论证的一个好例子。

  队伍没带好,何总有责任啊。我这个代理董事长,一定要严肃批评他。当然身为代理董事长,多年来我放任他胡作非为,往轻里说也是失之不察。如同马谡失了街亭,诸葛亮执法如山斩了他,但也要批判自己。


  好玩的是,在到星巴克之前,我与别人打赌,这个会议大家坚持不到底,最长半小时内一定会有人离场,赌注是10元软妹币。所以一开始我提前交待好了几句临别赠言,嘻嘻,我做对了,是吧?

  因为我脚着你们既然对何总有情有义,当然就都是有尊严的人。

  没想到,我高估了你们拥有的尊严。开会的内容虽然让很多人如坐针毡,但是迟迟没人起身,当然作为联署函执笔人的小郑是压力最大的,可即使是他,也只是不停地扭动身体。好几次我眼看要成功了,他又克制自己坐住了。

  最后,在我的喋喋不休中,小郑居然也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成功地让我输掉了赌注。

  小郑走了以后,朱峰开始慢慢地收拾书包了。我明白,他需要我再给几句有劲的话送一程。

  小朱,本来咱俩节奏配合得不错,王峥非要跑出来截了你的胡,他真不够意思。

  这些年,我除了开了二十几家公司玩,业余还研究一点心理学、行为学,对微表情及肢体语言的解读也有一些心得。没说错吧?各位。



  下面,还有一些焦点问题,也向大家交待一下:

  【这封联署函何总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昨天在星巴克,我问大家这封联署函的使用效果怎么样?何总看了怎么说?

  大家都摇头,集体向我表示这封函还没给何总看呢。我当然相信大家了。

  没想到,刚才见到何总时,他居然说小郑写好这封函后就给他看了,他还帮着修改并在抬头加上了另一个股东的名字!!!就是说,何总看到这封函比我还早

  你们也太扯了!!

  到底谁在骗我?是你们,还是何总?反正你们双方必有一方说了假话。看起来这次何总说的是实话。

  这函是为了请何总回来,可居然何总自己也是策划人之一,你们这是哪一出啊?

  别人是请君入瓮,何总是请己出瓮?

  这剧本怎么写的?原本想以扭捏作态千娇百媚的女神形象出场,千呼万唤shi出来,没想到出来的居然是个自导自演自摸自嗨的吊丝撸色儿啊。吐了。

  而且,这台词穿帮了,何总如此不留情面地揭露你们,是你们不够默契还是他不够意思啊?



  【到底谁是居心叵测的小人?】

  联署函里写到“居心叵测的小人”,这么多天了大家都无法指出这个人的真实存在,难道,该小人只存在于某些人婶婶的脑海里?

  但是,我倒发现了咱雅和公司最少有一个搬弄是非的人。


  刚才在必胜客,何总指责苏飚在富民医院说雅和是多克隆的子公司。

  我问:“有证据吗?”

  答:“没有。”

  问:“会不会是小郑瞎掰?”

  答:“有可能。”

  “其实有个好办法,我可以去一趟富民。”

  “没必要。”

  “小郑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人家不愿意说。”

  “不愿意说他写在文字上?”

  “他怕苏飚报复。”

  “有人这么伤害雅和,我不得问清楚?”

  “我没证据,我瞎猜。是我说的,我就说是苏飚干的,我就诬赖他了。就这样了。”

  “啊?……那我明白了……我也想到了……”


  真的,我早就想到了。



  【何总还说有人向他报料,杨弘在周三业务会上说了很多他的坏话】

  问:杨弘都说了什么坏话?

  答:一句好话也没说。还说了雅和的人是弱智。

  问:不可能。你相信吗?

  答:有5个人都这么说。

  问:是哪5个人?

  总:我不能说。

  问:为什么?这又不是私事,是工作上的事,做为公司领导,我有权知道。

  答:我怕有人报复他们。

  ……

  我还在思忖到底是这5个人联手骗何总,还是何总在骗我?天可怜见,后来得知那天的会居然有人录音了

  人生真是充满了意想不到。

  之所以会有这份录音,纯属意外,因为有一个股东没办法来参会,就让他太太来了,她想录给他听。

  我赶紧把录音找来,仔细听了一遍,长达2个多小时,里面我涉及到何总的全是赞美的话啊,听录音我才发现自己真是不嫌肉麻,使劲往何总脸上贴金啊。不但不是“一句好话也没说”,相反全都是好话。沉冤得雪,侥幸侥幸。全赖自己的人品好,嘻嘻。


  我猜想何总听说有录音存在一定也会很高兴,这是铁证啊,一切的添油加醋混淆黑白都被秒杀了。他马上会把录音要来仔细听听。


  “你可能不知道,孙涛录音了,这下好办了,全听了一遍没找到(弱智)这两字,全是夸你的话…”

  何总听说有录音,楞了一下,看来出乎他的意料啊。

  “可以发给你”

  何总的反应很诡异。他一点也不想听,反而脸色大变,说:

  “没有意义,你发给我干吗?我又不追究这个东西”----何总真够不讲理的,现在是我有证据表明别人在抹黑我,追究与否的权力在我手里,他反而说“不追究”,本末倒置,真叫人无语。

  何总还说“录音在法律上都不承认。”----何总真逗,谁在谈法律?现在谈的是事实,目的是请那些胡言乱语的人收声。

  而且何总说的也不对,录音在法律上当然可以被承认,在很多案例中是重要的视听证据,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就这两天,美国NBA快船的丑闻不就是录音引爆的吗?何总说过自己是法盲,还总充内行。

  何总如此的反常表现,我只能判断,他貌似被小人蒙蔽,其实早已知道事实真相,但不知道有这录音的存在,猝不及防。

  何总最起码应该做个秀:“有录音?太好了,让我听听”,假装听完后安慰我一下,“奥,原来是那帮小子抹黑你,我回头批评他们”。

  不管怎么说,我清楚了一件事:何总心里明知是冤枉我了。这多少给了我一点安慰。

  现在想想真觉得可怕,如果没有这份录音可咋办啊?当然,这份录音的出现让某些人失望了。


  【公司决定为离去的伙伴们发奖金】

  雅和公司成立6年了。从几十万的小公司,发展到净资产超过700万,总资产过千万,同时得到了众多上下游伙伴的信任。

  各股东除了收获公司的成长,还一直有丰厚的分红。当初那点投资款应该已经都收回了。

  以何总为例,他可以说是高薪厚职,开着欧洲名车,费用公司全包。

  而且,他自己任总经理,太太任行政及财务的负责人(恕我孤陋,这在合股公司中是极为罕有的)。

  所有这些,是因为雅和目前的盈利能力还不错。股东们也曾经很信任何总。

  雅和成立之初的几年效益不太好,钱主要是最近几年赚的。据何总统计,13年的利润不低于200万,14年可能会翻番。

  雅和能有如此美好的前景,全赖在过去的岁月中各位与我们共同付出的努力。没有今天离去的你们,就没有现在的雅和,更不会有雅和的未来。因此,公司决定,重奖大家,以资慰问。

  公司一共准备了不少于50万元的现金。以何伟为例,将得到30万的奖励。

  在4月10号何总宣布自己下课之前的一两天,他已多次明确向我表达,希望公司能考虑他的贡献,多给他一些经济援助。我答应了。

  公平起见,给他也就要给别人。大家也一定记得,我多次说过,老板不能当守财奴。

  在我雅和以外的其他公司,正常情况下大家都能拿到高于行情的薪酬。和我打交道的供应商、厂家代表,付给我钱的客户,帮我造势的专家,不论他是身处体制内还是个体户,抑或是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人,我都会想方设法给TA丰厚的回报(不一定是钱),几乎可以说与我打过交道、支持过我、栽培过我的人,个个都发财。

  因此,为了维护这一美好的惯例,我觉得雅和公司应该重奖大家。就是这个逻辑。



  【公司各股东及何总对大家离开的态度】

  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无论我对这个世界抱有多少美好的期待,它也不会是完美的。

  有时我也会期望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我也时刻清醒地接受某些时候世界跟我期待的不一样。

  我要做的只是尽可能以积极的方式应对这个世界,把自己能做的事尽量做好,争取用个人卑微渺小的努力去推动这个世界向美好靠拢。

  哇靠,以上的三行文字简直就是一碗口味尚可的心灵鸡汤,嘻嘻。


  我要对选择离开的伙伴说,你们放心地去吧,我会和你们的继任者一起努力,打起十足的精神,保障资源的优先投入,以何伟为榜样,认真、诚实、谦虚地工作,提高客户满意度,为供应链、为所有的合作伙伴创造更大的价值。把你们辛辛苦苦努力了这么多年才成长起来的公司发展好,用成绩来回报你们的离开。


  对你们中那些认为“没人送货、没人修机器杨弘就会向我们屈服”的人,我只能说你想多了,呵呵,你真够蛋疼的。

  有句电影台词是:人生那么长,总会遇到几个人渣。

  我要说的是:人生那么长,总会遇到一些蛋疼的人。

  蛋疼的发病机理和临床表现各有不同,我们虽然生产销售医疗仪器,但对蛋疼这一绝症还是束手无策。我们只能像凤凰传奇歌里那样“悠悠地唱着最炫的民族风,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雅和另一个股东孙涛,由于是女生,在基本同意我的观点之余,头发长见识更长,妇人之仁悲天悯人,还特别提到你们部分人属于“手停口就停”一族,颇有点为离去的你们担心。当然,担心归担心,在这个纷扰的大千世界中,她也有心没力无计可施,只能由大家去了。


  何总的表现就有些诡异。刚才在必胜客,他一见我面就笑嘻嘻地说什么“公司倒了”、“对你来说这一千多万是小意思”、“整个公司人都走了,怎么解释啊?”、“现在这个结果对双方都挺好”…,而且我怎么觉得他面有得色,好象“公司倒了”他挺开心的,一点也不为离职的小伙伴担心,这一点他和孙涛截然不同。但愿我是误会他了。

  何总说“公司倒了”也不对,“公司倒闭”在公司法里有明确的定义,何总一定是没学习过,我怀疑他连公司的核心要素是什么都不清楚。现在这种情况顶多算公司清洗、换血,算人力资源升级。

  何总一贯这么不严谨,前两天我批评他不长进,他也承认自己平常不爱学习,对我反唇相讥“哪能和你比,你念过多少书?”,相当理直气壮。其实有了互联网,学习的门槛多低啊。何总有很多优点,但在这一点上,大家可别学他啊。



  【何总问“整个公司人都走了,怎么解释啊?”,好,我就解释一下。】

  先说事实层面。

  事实就是:小郑写了一封充斥着低级事实错误的信,你们10人被裹挟着,非逻辑性无厘头没文化综合症又犯了,“胡里胡涂就联署了”,被我指出事实错误后你们无言以对羞愧难当。

  各位就像水莲花,我的批评就像凉风,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栽面之下干脆引咎辞职。我从小就慈悲为怀,秉持“路见不平,拔脚就走”、“道不同不相为谋”之价值观,大家如此地貌似坚决,我当然不好拒绝了。

  大家虽然犯下错误,但都是挺有担当的人,不错。

  我说小郑等人这么办事有点栽面,何总听了回答我:栽是他们的事,和我没关系……他们爱怎么样怎么样。

  既然何总也认为小郑等人栽了,事实层面上我没别的可补充了。


  何总还说了一句话,是他带领大家走上了绝路。这让我想起一句西文俗语:My way or no way,意思是不听我的就不行,宁肯走上绝路。了解俺的人都知道俺是个嘻嘻哈哈的人,从来还没机会那么决绝过,因此只能脑补一下,你从悬崖边再向外一尺,挣脱所有的羁绊,享受自由落体的感觉,嗖…叭哒,扑向大地,血沃中华……画面感真是超强啊。好了好了,现实世界中的“走绝路”往往是指不好好说话,不讲理不沟通不斡旋,稍不如意就直接去捅核按钮,赤果果的威胁啊。如果是三岁小娃,不给我糖糖我就不吃饭饭,权可当作不懂事的淘气,可素,一个个猛男熟妇,也摆出如此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破丝,不能还当你们是发嗲吧?
  而且,发嗲的技术难度那么高,要领没掌握好发力过猛,容易被误认为装B。无论是哪种,我只能以一挂西文对联回复你们:No Zuo No Die Why U try? U try U sad U huo gai.


  再说价值判断。

  这是个好事啊,皆大欢喜普天同庆。

  你们现在可以追随何总了,祝相濡以沫永结同心。

  把你们载入史册后,我也可以全力以赴建设崭新的团队,不被掣肘了。你们真的以为我是关汉卿,放着大把身世清白的小妞不泡,非要钻勾栏瓦舍救风尘才过瘾啊?

  而且,你们教会了我重要的一课,就是公司的健康重于公司的盈利,公司的文化高于公司的成长,一个团队即使能赚再多的钱,如果秉持错误的价值观,也就一钱不值。真心地谢谢你们。在今后的经营中,我不会再犯这个错误。

  大家主动离开雅和,虽然孙涛对你们中的一部分人抱有担心,我倒不,我觉得大家都是成熟的职业人,离开雅和既然是你们自己的选择,相信也是理性的和深思熟虑的,以你们的职业素质,不难找到新的位置,发光发热。按道理你们此刻都是心满意足的。但这些天一直有人欲说还羞闪烁其词,其游移不决的姿态令人困惑,难道你在雅和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说出来,我一定帮你实现。难道你的离开并非心甘情愿,你又不想走了?那也请说出来。不过就没必要再写什么联署函了,用朱峰的话讲:浪费时间。

  之前,部分人不知是什么原因,说过一些不客观、不真实的话,我猜可能是由于TA长期受到某人的误导,现在我既往不咎原谅TA,我相信TA从最近的这些事,及我写下的这些东西中,已经受到了教训,绝对可以学到一些东西。我相信TA不会再胡涂下去了。

  有分教,人艰不拆......骚瑞,人贱必拆啊。

  此之谓我“蜜甜的忧愁”。

  最后,祝大家在今后的新岗位上多赚钱、多长本事、多交朋友、多开心。沙扬娜拉!



  你们真诚的小杨乖乖  杨弘

  初稿于:2014-04-26  修改于:05-03


  声明:以上所有引用何总的言论,杨弘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文已于5月4日E妹何总,请他发表意见。之后我多次与何总见面,他只明确表示此文已阅,但不想发表意见。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这土地需要我来灌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14-5-6 09:34:50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谁是居心叵测的小人?】

  联署函里写到“居心叵测的小人”,这么多天了大家都无法指出这个人的真实存在,难道,该小人只存在于某些人婶婶的脑海里?
  但是,我倒发现了咱雅和公司最少有一个搬弄是非的人。

  刚才在必胜客,何总指责苏飚在富民医院说雅和是多克隆的子公司。
  我问:“有证据吗?”
  答:“没有。”
  问:“会不会是小郑瞎掰?”
  答:“有可能。”
  “其实有个好办法,我可以去一趟富民。”
  “没必要。”
  “小郑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人家不愿意说。”
  “不愿意说他写在文字上?”
  “他怕苏飚报复。”
  “有人这么伤害雅和,我不得问清楚?”
  “我没证据,我瞎猜。是我说的,我就说是苏飚干的,我就诬赖他了。就这样了。”
  “啊?……那我明白了……我也想到了……”

  真的,我早就想到了。

看到以上的文字不禁莞尔,王朔曾说过,我们是做事还是去起哄呢?感谢领导洞察一切,没造成新的六月飘雪,现在看来这破事不过如此。生活给了你现实的回报,一路走好。引用领导的语录:我们只能告诉他们做人的道理,不能替他们做人。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杨弘 + 2 这是你自己的语录吧?不许抹黑领导。

总评分: 威望 + 2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5-11 16:06:41 |显示全部楼层
【乖乖按:以下是我去年9月份写给雅和队员的信。起因是雅和有人犯傻,当众胡说八道,相当没分寸,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们一下了。信写好后先发给何伟请他提修改意见,他一直没回复。最后也没发给雅和其他人,不了了之。
  我最后一句提到“希望雅和公司的未来能不辜负你们付出的青春”,看来还是辜负了。呵呵。】

亲爱的同事们:

  征得何总、法总的许可,在这里,我以雅和公司投资人的身份,和大家说几句话。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给你们写东西,但其实这件事我早就想做了。

一、雅和公司成立5年多了,象大多数公司一样,有成功、有失意,经历了风风雨雨,克服了无数的困难,也曾经做出过各种妥协。但公司一直在成长,以净资产、市场影响力、上游资源、客户资源等指标考量,公司的体量已经是创立之初的好几倍了。我做为投资人,要郑重其事地向所有伙伴说一声:感谢你们的付出。

二、我的这个感谢,不会只停留在口头上。我要求自己,在可能的范围内与雅和的每个伙伴好好相处,真诚地回报大家。
今后有什么我能效劳的事,无论公事、私事,请大家咐附我,我会努力取悦你。但愿我能做到这一点。

三、长期以来,由于一些队员的言行,使我产生了一种判断:他不清楚雅和公司的资本和治理架构。
  当然,这可能是我的一种误判。但是,做为一个在全国各地拥有21家注册公司、以管理和投资作为日常工作的人,我对这一判断的准确性还是有些信心的。我也不会轻易做出此类判断。
  无论是不是误判,道理总是越讲越明。在这里,我就把一些东西讲得透彻一点,有些信息本来就是应该交待给大家的。
  雅和虽然是个很小的公司,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任何公司,资本和治理架构都是公司的根本,是生存、成长的基石。
  建立雅和公司,最早是法总提出的构想,相继得到了我和何总的响应。
  我们三个人,资源上各有长短,能力上各有优劣,还算比较互补。这一点对一个合资公司很重要。
  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三人不但互相了解,知根知底,而且还比较团结,能在很大程度上求同存异,包容互谅。
  如果我们三人中缺了任何一个,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雅和公司。当然,假如真这样,我相信何总、法总也会创造出其他机会,他们的人生依然会精彩纷呈,甚至可能会更成功。
  “雅和”两个字,是法总的创意。
  从一开始,我们三人就决定雅和公司为总经理负责制,由何总出任掌舵人,负责日常的全面工作。相对来讲,我和法总更多参与的是产品线的梳理、大客户的销售及融资方面的工作。
  当然,公司从创立至今,一直在发展和演化,产品线、人员、思路等方面和最初相比有了很多转变。搭班子、带队伍、定战略、执行、考核…我个人也以自已的方式参与了这种种工作。

四、说几条我心中认可的关于伙伴相处的价值观,有利于大家更好地了解我。
  是我自己的价值观,并不代表雅和公司。
  经济学的理论认为,面包师之所以供给别人面包不是出于好心。市场就是由两个具有各自需求的交换者构成的而非由两个供给者构成的。
  你与客户之间,你与同事之间,你与公司之间,公平都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如果我们追求长久的成长。单赢与双输都是不可能长久的。想把游戏玩下去,你只能选择双赢。
  我并不提倡奉献,但我非常在乎忠诚。
  虽然不提倡,但会很尊重。并且,希望公司能有完善的机制,做到“不让雷锋吃亏”。
  工作上和待人处事上,遵纪守法以外,就是8字方针:游戏规则、江湖道义。

五、“没有什么是不变的,唯有变化是永恒的”是普遍规律。一直以来,雅和公司的方方面面在演变,今后一样会继续演变。
  也许是细微地调整,也许是根本性的重组,也许会发生在很远的将来,也许就在下星期。
  也许,相对之前的几年,今后我和各位同事会有更多相处的机会。

  从公司成长的角度来讲,5岁的雅和可谓是不过不失不温不火,如果我们与同期成立的其他公司横向比较应该也是这个结论。此时此刻,雅和公司依然面对着很多困难,可谓机遇与挑战并存,但这其实没什么可说的,这恐怕是每个公司都要面对的常态。
  公司的成长依赖员工,反过来,优秀的公司能够给员工提供良好的工作软硬件环境和职场成长空间。我很清楚,在这一点上雅和离优秀还很远。因此,可以说我更加地对每一位雅和的队员心存感激,你们是雅和的核心资产。希望雅和公司的未来能不辜负你们付出的青春。
  谢谢。


  杨弘
  2013-9-15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5-12 12:17:08 |显示全部楼层
小苏:

  你好。我觉得你的做法欠妥。
  4月26日那天,我和小法以股东身份已经代表雅和公司向你明确表态:
  1、雅和公司希望不受何伟离职的影响,继续做SUPER GL的代理;
  2、雅和公司有能力做得比何伟在职时更好。
  你表示由于和何伟交情深厚,如果他执意要做SUPER GL代理,你会优先考虑他。我对此提出异议,理由如下:

一、你做为SUPER GL大中国总代,是代表生产厂家与雅和公司合作,而非与何伟个人。怎能因为何伟离开公司就停止项目合作呢?
  据何伟讲,除你保留了35家医院,天津的独家代理是雅和公司,虽然我们之间的代理协议未形成文字版本,但口头协议也是协议。你与雅和公司有协议,当然应尊重协议。

二、血糖仪产品有其特殊性,销售手法不是卖而是投放。雅和公司前期投入巨大,几十台仪器均以投放为主,此刻尚属于项目的培育期,现金流为负,也可以说是阶段性的亏损。
  而且,雅和公司这一年多来,在GL上投入了巨大的精力、物力,覆盖和服务的情况良好,我们有信心说自己无愧于GL的代理权。
  即便你坚持要将代理权转给何伟,最起码要给雅和公司一段时间,比如做完本年度。
  你做为厂家,此时违约,有悖于游戏规则、江湖道义。

三、你提出何伟面临生存困难。我对此有不同看法。何伟今年已经42岁,干这行已超过10年,历任兰德、中山、雅和公司高管超过9年,他不会为自己的前途生计负责?他自己认为持有的雅和股份就价值百万。需要别人来扮演他的救世主?而且,医疗仪器上万种,为什么他要以不当手法伤害雅和?

四、你提出手中有很多其他产品,可以交给我们代理做为补偿。我已明确拒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用这些产品去支持何伟?我们对你的其他产品无兴趣,只想专心做好GL。

五、你提出让我们从何伟处进货,我无法认可。何伟尚无公司,其服务能力愖忧,你如此处置,不仅是不尊重契约,伤及我公司利益,而且同时会伤害到上游及下游的利益。

六、我进一步做出让步,承诺何伟可以从我公司进货,并给予其最优惠的条件,甚至平调给他,并接受你的监督。我的这一提议你居然也不接受,但你说不出理由。
  何伟从我这里进货不是一样可以解决他的“生存困难”吗?你还不必违约。

七、我更进一步做出让步,提出雅和公司正在跟进60多个意向,很多正处于成交的关键时期,这些意向应按惯例保留给我们。你居然建议我们去做EKF。小苏你真让我瞠目结舌。这是你做为GL大中华总代应持有的态度吗?你的德国厂家知道你是这么做的吗?

八、你处处为何伟考虑,虽然我认为你处置不公,但你流露出的兄弟情义令我敬佩。可笑的是,何伟居然没胆量承认他垂涎GL,反而说是你硬要塞给他做。我告之与你4月29日的沟通内容,他居然来了一句“我不知道苏悦说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找他要过GL的代理”,我感觉真是白瞎了小苏你这个人啊,何伟可没拿你当兄弟,而且其内心深处也明了自己的所求是不妥当的。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发现上周何伟已经去雅和的用户处,散播“雅和公司已解散”,并且给GL的用户提供了试剂,用的是你“一实公司”的票据。
  小苏,4月29日你还承认自己“没料到还有这个问题”,答应我“考虑考虑”,我还在等你的回信,你怎么就开始支持何伟串货了?
  我也算是个有经验的人,之前也经历过代理权变更的事,都是由上游出面,调停争议双方,尽量照顾到各方的利益,争取最妥善的方案。我这里还猜想着你会攒局,你、雅和公司、何伟三方一起协商,哪里料到你已经背地里行动了。
  今天情况更是进一步恶化,我们欲向你公司提走雅和公司已付款、暂存于你处的50套试剂,你的员工先是表示“来吧”,继而又来电话让我们别去了,居然让我们找何伟。
  小苏, GL代理权的争议我们暂时搁置,但这50套试剂可是雅和的资产,你让何伟提走(他已提走了一部分),不仅有悖于游戏规则、江湖道义,更涉嫌违法。

  我觉得小苏你怎么枪法大乱啊。即便你与何伟交情深厚,但大家都是成熟的人,公私分开总应该做到。你有上百种支持他、关怀他的方法,你一定要将自己置于不义之地吗?而且还伤害了GL厂家的总体利益,你这个代价不仅太大,而且不明智。
  我帮你分析一下。
  目前的争议,按事态发展可以分以下几个层次:

  1、维持雅和代理,何伟从雅和平调进货,对何伟构成帮助,雅和放弃一部分市场给何伟,对雅和无大伤害能接受,对客户、对GL厂家也都好。是最平稳的过渡。
  2、天津分为2个代理,雅和保留之前的客户及意向。市场细分后按规律覆盖会加强,和上一条相比,对GL厂家有利,对何伟也更有利,对雅和更不利。
  3、天津分为2个代理,雅和只保留之前的客户,意向不给予保留,让雅和去做EKF。和上一条相比,对雅和进一步不利,对GL厂家也不利,只对何伟一方有利。
  4、天津代理完全交给伟何。雅和今后需从何伟处进货。和上一条相比,只对何伟更有利,他可以白白赚取利润。但对客户不利,对GL厂家不利,对雅和来讲,已经不是不利,而是完全的不公。
  5、事实上现在事态已经演变得更加恶劣了,居然连雅和存在你处的试剂都不给雅和了,反而白白送给何伟,小苏你这是怎么了?你的水平可不是这样啊。

  从5月8日起,我4次拨打你的电话,还曾一次发微信给你,你居然已经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信息了。你没勇气面对我?
  其实,即使到了此刻,只要你想,你一样能解决好这个问题。

  如果一周之内,得不到你的回复,我会做两件事:
  1、如你所愿,与EKF开始联络;
  2、把这篇东西翻译成德文,向你的上游厂家投诉你。
  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威胁你,而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去做。看你的了。

  你为了与何伟个人的所谓交情,不但宁可违背游戏规则,伤害原来的代理伙伴,伤害客户,甚至连GL厂家的利益都不顾了。你可能觉得自己很讲义气够意思,但我提2个估计你从未想过的问题,请你三思:
  1、你这样真的是在帮何伟吗?会不会长远来看,反而伤害了他。
  2、何伟现在的所求与所为,置你于不义,他是你的朋友吗?他讲义气吗?

  以下两个附件,供你参考。我了解何伟,他对你说了一些不真实的话,对此我很遗憾。

附1:这是何伟2012年1月21日提交的辞职申请中部分内容
【我尽量的平稳完成交接过度期,我会给公司两位股东充分的时间选择接管经理,在2012年4月30日前,请两位股东在此期间内任命新的雅和总经理,顺利完成接管工作,在此期间,我会全力配合支持其工作。至于我自己股权的问题,听从两位股东的决定,转让、保留或收购我都能接受。】

附2 :这是我5月7日转给何伟的邮件。
【何总:
  您好。请收附件。期待你的指正,如有不准确之处,请明示,我们一起修改,还事实之本来面目。
  另外:
  1、4月29号,我们讲好由你执笔撰写转股协议,我们一直在等你。我第四次表态,一定会配合你做好转股工作。
  2、你说不是你想要带走小血糖项目,是苏悦硬要给你,我觉得你说的于理不通,和我与苏悦沟通时了解到的情况也不一致。是不是你搞错了,请确认。
  3、再次提醒你,你还是雅和的股东,请停止做对雅和不利的动作。雅和也会保护你的利益。我认为我这是好话。望你能听进去,并三思。】


  杨弘
  2014-5-12

P.S.:本邮件抄送何伟。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5-14 10:14:21 |显示全部楼层
杨总:你好!
  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为我公司和我公司代理产品,用您的高超分析力和严厉的措辞,对我提出了重要的指示。您的政治头脑我十分佩服,您的邮件不只是给我提出指示和批判何伟,内容意义深远,我会经常拜读学习,争取重新做人。
  就您邮件内容我有几点说明如下:
  第一:我的公司不是多克隆关联企业,我公司的事如有需要会邀请杨总莅临指导+讲演;
  第二:我公司和天津雅和公司没有代理协议,“你做为厂家,此时违约,有悖于游戏规则、江湖道义。”我不清楚我违了什么约,我公司好像没有义务必须为雅和公司供货;
  第三:天津市和我公司有合作的医院和其他合作伙伴都知道我和我的公司不和杨宏关联企业合作,何伟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隐瞒我,以前和雅和公司的合作属于有欺骗性的无效合作。
  第四:现在我公司欠雅和公司的货物,我公司会做退款处理。至于5年前和杨总有过不愉快合作时,杨总的多克隆公司欠我公司的血流变货款,杨总不需考虑,当作学生缴的学费了。
  第五:4月29日和您及法总在麦当劳见面后,我已经和您通过电话,已经明确告知您GL我只交给何伟做如您愿意和和何伟协商。至于“小苏,4月29日你还承认自己“没料到还有这个问题”,答应我“考虑考虑”,我还在等你的回信,你怎么就开始支持何伟串货了?我也算是个有经验的人,之前也经历过代理权变更的事,都是由上游出面,调停争议双方,尽量照顾到各方的利益,争取最妥善的方案。我这里还猜想着你会攒局,你、雅和公司、何伟三方一起协商,哪里料到你已经背地里行动了。”是您忘记了吧。
  最后:对于您对酶电极血糖的双规建议,我非常支持。
  如果一周之内,得不到你的回复,我会做两件事:
  1、如你所愿,与EKF开始联络;
  2、把这篇东西翻译成德文,向你的上游厂家投诉你。
  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威胁你,而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去做。看你的了。
  只有您参与到酶电极血糖的整体市场推广中,才能真正的把蛋糕做大,到时您做主流市场,我跟风就好,我们各就各位为酶电极血糖做贡献。

  祝杨总:事业更发达   早日实现梦想!!!

  小弟:苏悦



小苏:
  收到你的回信很开心。你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信息,我还直怕你也不回我邮件。现在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可惜你的回复中有多处不讲理,充斥着错觉和逻辑谬误,问题未得到解决反而暴露了很多新问题,我只得再回复你。【】中的楷体字为引用你的原文。

第一:我的公司不是多克隆关联企业,我公司的事如有需要会邀请杨总莅临指导+讲演
  你说自己的公司不是多克隆关联企业,当然不是,你倒想,我可不敢高攀。我对合伙人很挑剔,有了此次何伟事件的经验,今后我会更挑剔。很多人是没资格与我合伙的,别的不说,最低限度他得是个讲道理、讲逻辑的君子。何伟不讲理、逻辑差,不就把自己淘汰了吗?原谅我的坦率,你这些天暴露出来的不讲理不在他以下,就算你求我投资你的公司,请恕我难以从命。
  问题是,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讽刺我?我给别人包括你写东西,是告诉一些其不知道的事实,并表明我的态度,这就说明我把别人当关联企业了?我写东西又快又多,是我治理公司及与上下游沟通的主要方式,前几天我刚给海河医院和迈瑞天津办写过东西,相信他们绝不会象你一样,也产生了我把他们当成关联企业的错觉。
  有谁说过你的公司和多克隆关联吗?这样打稻草人有意思吗?
  你说“有需要会邀请我”?你可以试试,算了,别逗了,我还是现在就告诉你:敬谢不敏了。这个事处理完了以后,咱们老死不相往来,我可不敢去招惹你+何伟。
  不过现在我别无选择,为了雅和的利益,还要尝试和你们讲道理,555555...

第二:我公司和天津雅和公司没有代理协议,“你做为厂家,此时违约,有悖于游戏规则、江湖道义。”我不清楚我违了什么约,我公司好像没有义务必须为雅和公司供货
  你不清楚违了什么约?我函里写得那么清晰,你还表示要“经常拜读学习”,居然又理解不了,那你可怎么“争取重新做人”啊?
  上次见面,你说“我还是想把代理权转给何伟”,这不就表明代理权一直在雅和公司吗?我看你并非不清楚,而是装糊涂。当然,我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继续装。
  我信奉一句话:我只能告诉你做人的道理,不能替你做人。之前见面及电话,已经与你沟通得很清楚,雅和公司在GL项目上投入巨大,远远未收回成本,你即便体恤何伟,也要对雅和有交待。从规则和道义上讲,你当然应妥善解决,而非只考虑哥们一人的利益。
  当然,在任何时候,别人也不能替你做决定,你有权胡来。可是,你如此恶搞,真有这个必要吗?你是不是钻进了牛角尖,能否冷静地想一想?
  现在,你清楚自己违了什么约了吗?真够累的。

第三:天津市和我公司有合作的医院和其他合作伙伴都知道我和我的公司不和杨宏关联企业合作,何伟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隐瞒我,以前和雅和公司的合作属于有欺骗性的无效合作。
  这话信息量好大。
  “和我公司有合作的...都知道”,你搞错了,我市最少有两家医院,我是投资方,我刚才向全体管理层确认,他们没听到什么“不和杨宏关联企业合作”的说法。你公司可一直供货、收款呢。
  你前几天刚给郎格威力公司发了血流变的授权,它刚刚中标,马上要向你订货了,它也是我的关联公司。授权是你自愿给的,郎格公司可没骗你,你给它开授权的时候也没问过他是否与杨弘关联。
  所以你看,你宣称“...医院和...伙伴都知道”,其实这么多都不知道。今后你可要吃一堑长一智,说话尽量靠谱点,能吃几碗干饭就说几碗,别脚着自己多牛逼,过头话说多了露出破腚反为不美了。
  你既然号称不和我合作,首先应该让我知道啊。这么多年你从未对我说过,敢情你只敢在背后说我。而且,既然不合作,4月26号在麦当劳及29号的电话里,你怎么还表示“如果何伟不做就还是你们做”、“我还有很多产品,都可以给你们”,你虚伪得太过了吧?
  现在你可肿么办?不供货给郞格了?那也是违约行为啊!当然对你来说违约可能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学你一句:“我不清楚我违了什么约,我公司好像没有义务必须为郎格威力供货”,嘻嘻。
  其实你有权不和任何人合作,也有权在与某人合作同时还宣称不与其合作(嘻嘻,绕口令)。你不见得是在骗人,可能是搞错了。只是,别吹了好伐,牛逼不是吹的,更不是装的,拿出点勇气面对真实的自己,你行的。
  当然,如果有人产生了自己是女式内裤的错觉,一定要装逼,他有这个权力,请。

  更搞的是,你捧自己就捧自己,非要踩别人?你真是江湖儿女......中的奇葩。
  这世界就是这么疯狂,胡同里二丫哭着喊着非要嫁癞痢头,他爹把她吊起来打也没用,二丫觉得这是真爱。
  罗玉凤在网上宣称不接受刘德华、吴彦祖的追求,于是刹那间,凤姐觉得自己就高大上了。刘德华、吴彦祖好受伤啊。
  二丫、凤姐和你一定会感慨,这世界是多么美好,高大上是多么简单。
  刘德华、吴彦祖也一定会觉得,这世界太危险了,而且最危险的人是凤姐。

  “何伟在这个问题上隐瞒我”,这也说不通,雅和开张不到一年,在我的办公室,你就问过我“雅和是你的公司?”,我骗别人不能骗你,当时就给了你肯定的答复。
  而且,隐瞒的前提是你询问过。你与雅和公司合作时,并没有提出“雅和公司不得是杨弘的关联公司”这一条件。现在你要取消雅和的代理,原本有各种借口,但别这么抹黑我啊。我的关联公司都招惹你了?你有本事抹黑我,就请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我怎么招你了。
  再者,何伟欺骗你,你不追究他,还把授权转给他,反而伤害雅和,你真理直气壮。
  既然你这么看重合作伙伴是否与杨弘关联,不做尽职调查说不通啊?上个网一分钟所有股东信息就尽收眼底了。今后可再也怨不得别人了。

  小苏你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以为我在求你,其实我只是指出你的做法有问题,不合理,可不是求你,请你搞清楚,速速回到地面上。
  小苏,有事说事,其实你执意要违约、执意要舔何伟,不用找理由,直接向他跪下,直接那啥好了,别这样。你出这招,够下作的。

第四:现在我公司欠雅和公司的货物,我公司会做退款处理。至于5年前和杨总有过不愉快合作时,杨总的多克隆公司欠我公司的血流变货款,杨总不需考虑,当作学生缴的学费了。
  你表示“会做退款处理”,我想总比这些货款不明不白被何伟非法侵占了好。但是你还是不讲理啊,你欠雅和的货是前期交易的一部分,你说退就退,我们的损失怎么办?你当这是钓鱼呢?你一点也没有尊重契约的意识?
  那些仪器是不是也能退啊?即使你同意退仪器,雅和的前期投入就打水漂了?雅和与你有仇啊,你一定要耍雅和公司?
  雅和的要求根本就不高,即便你执意要把授权转给何伟,最起码让雅和能维持原来已经投入并且尚未收回成本的用户,这对你、对客户都只有好处没坏处,也不伤害何伟。你非要挑何伟发这个财我不会拦着你,但别踩雅和啊,别欺人太甚。
  而且,从逻辑上讲,讨论的是你欠雅和公司的货,你提多克隆欠你款,类似于有人指出你脸上脏了,你反唇相讥别人脚臭,即便他脚真臭,你的脸就干净了?
  你说5年前和我有过不愉快,我不知所指何事,我关联公司太多事太多,请明示,如果有我做得不对的事,会向你道歉或赔款。我记得当时你答应我河西卫生局的十多台全自动血流变由我们运作,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后来你用自己的公司直接投标也中了,我等你给我交待也没下文了。

第五:4月29日和您及法总在麦当劳见面后,我已经和您通过电话,已经明确告知您GL我只交给何伟做如您愿意和和何伟协商。至于“小苏,4月29日你还承认自己“没料到还有这个问题”,答应我“考虑考虑”,我还在等你的回信,你怎么就开始支持何伟串货了?  我也算是个有经验的人,之前也经历过代理权变更的事,都是由上游出面,调停争议双方,尽量照顾到各方的利益,争取最妥善的方案。我这里还猜想着你会攒局,你、雅和公司、何伟三方一起协商,哪里料到你已经背地里行动了。”是您忘记了吧。
  小苏,你这样说瞎话可不好。
  我记得非常清楚。4月26日在麦当劳,你说会优先考虑把授权转给何伟,我表示反对,最后你说要想想再决定。4月29日我打电话给你,你说决定了,就给何伟,问我是否愿意从何伟处进货,我说不愿意,而且告诉你何伟尚有股份在雅和,他挖雅和墙角对自己不利,你表示“没料到还有这个问题”,答应我“再考虑考虑”。
  因此,不是我忘记了,而是你记错了。
  当然,以你的记忆力也许根本没记错,是在骗我。

最后:对于您对酶电极血糖的双规建议,我非常支持。
  如果一周之内,得不到你的回复,我会做两件事:
  1、如你所愿,与EKF开始联络;
  2、把这篇东西翻译成德文,向你的上游厂家投诉你。
  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威胁你,而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去做。看你的了。只有您参与到酶电极血糖的整体市场推广中,才能真正的把蛋糕做大,到时您做主流市场,我跟风就好 我们各就各位为酶电极血糖做贡献。

  你这又是个错觉,我写给你的函,是指出你和何伟的各种想法的不当之处,我还提出了建议,希望能妥善解决。我根本没和你讨论“整体市场的推广”。你不正面回复我的问题,不修正错误做法,扯什么要把蛋糕做大。类似于有人善意提醒你别乱扔东西,你回复说这样才能引起大家的重视,共同把公共卫生做好。真有你的。
  别说什么参与把蛋糕做大,即便不是蛋糕是肉饼,今后只要有了你,我也赶紧闪,连“跟风”都不会,而是望风而逃。
  既然你如此表态,好,我下周给德国厂家发信。

  小苏,作为GL的全中国总代,你说自己天天玩,两个月都不去一次公司,还同情的问我“老杨你这么忙图个什么?”,如果你真的关心我,能否请你冷静地思考一下,怎么做才真正对GL的市场好,对何伟也好。

  上封函里我问你:
  1、你这样真的是在帮何伟吗?会不会长远来看,反而伤害了他。
  2、何伟现在的所求与所为,置你于不义,他是你的朋友吗?
  你不回复,好,我给一份答案供你参考。
  1:你这不是帮何伟,长远来看会害了他。
  2:何伟在这件事上,不仅对不起雅和,也对不起你,和你相比,他不够朋友。
  但愿我是错的。

  道理越说越明,希望我这封邮件还能得到你的回复。
    但是,“道理越说越明”的条件是双方要真的在讲道理,你的回复函有够烂,别是何伟代笔的吧?很多逻辑错误象是他的水平。

  我非常了解何伟,他最近在市场上说了很多谎话,为此我批评过他,每次他都哑口无言。相信他对你也说了很多谎言。附上2份附件,供你参考,就当换脑子解闷。很多人看了以后,对何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祝你能真正地帮助何伟,你们能共同进步。


  杨弘
  2014-05-14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这土地需要我来灌水……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10-12 11:59:02 |显示全部楼层
领导您好!

  我是雅和公司杨弘,现在向您报告一下我们公司与西沽医院马彪院长之间发生的事。耗费您的时间,不是为了向您倾诉或博取同情,而是为了说明,我们即将采取的法律行动是在忍无可忍下的不情、而且唯一之选。

  2014年2月,雅和公司由当时的经理何伟经手,与西沽医院签订了血糖仪的合作协议。合作要点是:
  雅和公司提供9台SUPER GL仪器供西沽医院使用,西沽医院按6元/份购买试剂,并承诺不从第三方购入试剂,不与第三方开展类似的合作。合作期限五年。如有违约,赔偿对方的一切损失。
一、2月份,西沽医院从雅和购入了9000份试剂。

二、4月份,何伟离开雅和公司,5月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久惠公司。

三、5月15日,雅和公司对前经理何伟离职以书面形式告知马彪院长,并提供之前合作协议确认情况。
马院长当即表示继续按协议执行。

四、5.27日,按西沽医院耗材采购负责人的要求,雅和公司按协议免费提供了GL血糖仪配套使用的标准液及清洗液。

五、之后,我们多次询问西沽医院相关人员何时需要购入试剂,得到的答复是试剂还有库存(事后才了解到是在骗我们)。

六、7月24日,经询问西沽医院院办孙老师了解到试剂早就没了,但订货由马院统一管理,我公司销售王鹏找到马院长讨论进货事宜,马院长回复过一段再说,之后一直未有答复。

七、7月31日,据西沽医院耗材采购负责人告诉我们,西沽医院早已从何伟的新公司订购了试剂。我们询问数目,未予回复。
为此我们多次和马院交涉,其均以工作较忙为理由推托不见面。

八、之后,我们发现GL血糖仪存在虚假宣传、虚假注册、违规销售的问题(请参考附件),马上向马院反映。马院对我公司多名销售的到访均以种种理由推托,如要写工作总结、要参加晋升考试、医院有医疗纠纷、家里有人生病等。
因与西沽医院的有效沟通迟迟未能建立,我公司销售小马多次向马院提出公司领导杨弘想约见您,马院一直予以拒绝,不得已之下,我于9月5日直接前往西沽医院,见到了马院,马院一开始表示忙、不想见,经我反复表示有新的发现,事关重大,马院才给予接见。

九、我从6个方面给马院讲解了GL存在的问题:
  1、注册证有问题;
  2、产地虚假;
  3、非原装,为国内的山寨货;
  4、技术上落后;
  5、试剂成本很低:0.95元;
  6、西沽从第三方购入试剂是违约。
  在此之前,马院对以上问题均未有清晰的认识,听了我的介绍,也很震惊,不断地提问,我们深入地谈了2个多小时,马院最后还表示:沟通长学问啊。
  我提出建议,将现有设备升级,即可彻底地解决以上所有问题。
  1、注册证合规了,医院再无法规风险。
  2、国货升级为德国进口原装。
  3、半自动升级为全自动。
  4、试剂采购价格也可下调。
  5、医院不再违约。
  为了节约马院的时间,升级的仪器EKF我们已经随身带来,我们告诉马院如果有兴趣现在就可以考察一下。马院表示不必,但提出砍价要求:能否将试剂的价格降到2元/份。为了迅速解决此事,我虽然对如此低的价格表示异议,但也同意了。
  双方约定,第二天在西沽医院安装EKF,由检验科进行试用,如果情况良好,即将所有的GL均升级为EKF。我说可以先试用,满意一台换一台,马院表示不必那么麻烦,要换就9台一起换。我带来的EKF就先存在西沽医院了。

十、第二天,我们公司销售小马、工程师小王与我共3人,一起去西沽医院安装昨天存放的EKF。刚刚开箱,就接到马院的电话“谁让你们装机的,不许装”。
  我们很困惑,不是昨天说好的吗?不是你院长亲口同意,我们怎么会来装机?
  一会,马院来到医院,不满意地冲我们嚷:我这一上午,为这破事收到10几个电话。拿走拿走!
  原来是何伟给马院长打电话,表示了异议,马院于是反悔了。

十一、我们停止装机,继续与马院沟通。
  马院表示何伟为此项目当时跑过很多次,付出了很多努力。因此他要尊重何伟的感受和意见。
  我们对此表示理解,但也提醒马院,何伟当时的所作所为,并非个人行为,都是代表雅和公司的职务行为。
  我们的主张是,虽然由何伟经手,但项目是介于西沽医院与雅和公司2个法人单位之间的。现项目存在问题,西沽医院与雅和公司都有义务按协议精神,将问题解决。这里根本没有何伟什么事了。
  马院说:你们要争得何伟的同意。
  我举了个比喻:经与西沽医院协商,雅和公司购入了9棵果树,将树种在了西沽医院,双方约定分享果实。现在果实被何伟偷走了,他属于不当得利。我们已经对此不予追究了,但如果要求我们去与他协商,争得他的同意,不是与虎谋皮吗?
  马院长并未反驳这个比喻。表示他要想一想,让我们先走。

十二、两天后,我第三次去见马院长。
  马院长提出:你说GL注册证有问题,为什么不举报?
  我:我们只想解决问题,发展业务,让客户满意,何必把问题扩大化。如果一旦举报,局面我们也无法控制了,医院很可能受到处罚,何苦。
  但是如果何伟以我们未举报来说明注册证无问题,就太可笑了。
  马院:你口说无凭,给我提供红头文件吧?提供了文件就好办了。

十三、9月13日,我按马院的要求,准备好了红头文件《体外诊断试剂注册管理办法》、《医疗器械分类规则》、《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而且,我们做得更多,还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先后拜访了市药监局、和平区药监分局及市药监局稽查执法大队三个机关的领导,并把拜访过程记录了下来,都提供给马院参考(请见附件)。
  马院表示:机器一定会升级,但你与何伟原来是合作伙伴,为什么现在演变成这样?能否双方坐下来协商。
  我当即提供了关于何伟离开雅和公司前因后果的文字版情况说明,并表示谢谢马院的好意,如果他能组织起我们三方的协商当然最好。但之前我们已经多次约见何伟,他一直持推托的态度,回避我们,我对何伟愿意见我们表示不乐观。
  征得马院同意,我当即拨打何伟的电话,一开始他未予接听。我坚持打到第5次,何伟接了,表示十天之内没时间。
  我对马院说,现在相当于小偷偷了我的东西,而且每个月都还在持续偷,我来找警察叔叔,警察叔叔要求我与小偷见个面,双方好好谈谈,小偷就不再偷了。可这小偷没脸见我,而且拖着不见我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警察叔叔能否收回这个要求,直接制止小偷的不法行为?
  而且,考虑到警察与小偷之前的关系、警察现在的心情,我们已经没有要求对小偷进行惩罚,甚至没有要求小偷退回之前的贼脏。
  马院对我这个比喻也未予反驳,只是说了句:我不是警察。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警察,是院长。但在这个事情上,只有马院能主持正义,将马院比喻为警察是恰当得体的。难道一定逼着我们把事情扩大化,让药监局、法院来主持正义?
  之后,马院也曾给何伟打过电话,建议我们三方一起见面把此事解决,何伟拒绝了,坚持不见面。
  马院又问我,都有哪些医院停用GL升级为EKF了,我报了总医院、一中心、二附院、肿瘤医院、和平中医、宝坻妇幼、挂甲寺医院、国泰医院、北辰中医等。
  马院说那些医院都太远了,红桥区有没有?
  我说红桥GL本来就少,而且西沽医院有9台是全市最大的用户,我们当然先要解决西沽医院的问题。
  马院说:我就想了解下红桥有哪些医院停用GL了。
  我说暂时还没有,因为事要一件一件办。如果问题的确存在,解决问题就好了。别人还未来得及解决不代表没问题。
  我又做了第3个比喻:如果我们知道了某种食物含有地沟油,即便之间我们吃过很多,我们也是会马上停止,一口也不吃了。不可能因为还有一些人在吃,就觉得地沟油没问题了吧?
  马院对此比喻也无异议,最后表示,这个事他还要思考,让我等信。

十四、9月30日。我第5次去马院的办公室。
  马院表示这个事还在思考。
  我说事情已经快半年了,西沽医院一直在违约且违法,请他不要再拖延了。
  马院表示:这样吧,我把这个项目停了,我两边都不得罪,谁的也不用了。
  我说,项目停了是医院单方违约,而且,何伟那边只是停止不当得利,而雅和公司会蒙受巨大的损失,怎么能算是“两边都不得罪”?
  马院不回复我,只说他心意已决。
  我问他:“您是医院负责人,我也是企业的负责人,您这么办,我怎么面对我的团队,我的企业?请您教教我”
  马院说,咱们今后可以开展其他合作呀。
  我说,这么一个事情简单清晰,对医院只有好处的事,您都拒绝我,坚持错误的作法,今后我们怎么还有合作的可能性?而且,马院您不要误以为我是来您这寻找商机的,我其实只有一个目的,解决好这个遗留的问题,我公司不缺生意,解决完了这个问题,我不会再见您烦您。
  马院:咱们可以坐下谈啊。今后一定可以合作。我们可以把其他试剂的采购交给你们做为补偿。至于GL,马上要放假了,所以10月8、9号我给你打电话,咱们再接着谈。

十五、10月8日,我给马院打了4次电话,他均未接听,我发了一封短信“马院您好!给您打了几次电话您都没接,要不您方便时打给我?杨弘”,他也未理会。

十六、10月9日,我得到消息,马院已经与何伟签约,何伟提供了9台GL已经在西沽装机。我们的9台GL已经打包了。马院长又骗人了。
  我公司孙涛去西沽医院取回存放在那的EKF,马院还对孙涛说:我不能与你们合作,因为我与何伟合作很多年了。我当芥园医院院长时就买他东西,一共买过上百万了。
  我们明白了。
  但也疑惑了。如果马院买过何伟上百万的东西,那是何伟欠马院人情啊,怎么现在成了马院欠何伟的?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我做医疗仪器这行超过17年,拥有股份的公司达22家,信任我的上游厂家超过30家,分布在全国的客户去年已经超过4000家了,天津的客户超过200家,天津从我公司进货的经销商客户超过90家,这是我第一次下决心要和一个客户打官司,去法院起诉他。
  之前,由于医疗仪器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客户违约是很常见的,我估计比例不会少于20%。但马院这种情况的违约,而且是在我们多次做工作提醒,多次响应他的种种不合理要求,在我们做出多次妥协后,还能无视协议的严肃性、无视法规的权威性、无视医院的整体利益,以上不了台面的无厘头借口,持续欺骗我们、玩弄我们,还真是头一次遇到,我也算是长见识了。他倒是玩high了。
  马彪做为西沽医院的领导,做为共产党的干部,有权选择一个供应商,有权拒绝另一个供应商,但事关公务,他没有权力三番五次地撒谎。我们下决心将他拖上法庭,不是因为他拒绝我们的合理建议,导致我们蒙受各种损失,而是因为他玩弄我们,多次欺骗我们(不少于6次,我当面计算给他,他无法否认),而且态度上毫无愧疚、无所顾及。
  做为一个资深的供应商,做为行业内知名的企业,能够下定决心把客户揪上法庭,我的客户和同行都会理解我们一定是被欺负惨了,“忍无可忍就不必再忍”。
  将来肯定会有行业及媒体的朋友们问我为什么能下此决心,请允许我打个官腔:在十八大新班子提倡深化司法改革的新形势下,通过合法的诉讼程序,测试一下西沽医院依法、理性经营的可能性究竟是否存在,了解一下红桥卫生局、药监局等社会职能部门的纠错机制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学习见证一下这个号称法治的社会的真实法制水平。

  这算是我和马彪这两个法盲(他有勇气公然违约、违法,当然是法盲了)对国家法治建设、为“中国梦、法治梦”的一点点贡献吧。

  如果侥幸,未来的法院判决对我们有利,如果西沽医院需要支付我们赔偿金的话,我们会捐赠给红桥卫生局。


  雅和公司  杨弘
  2014-10-10




附: 西沽医院违约导致雅和公司经济损失之保守估算:

  每个月3000个测试,利润5.05元/个,总利润1.5万。
  第一年,利润为18万。之后按每年20%的增长保守估算。
  第二年,利润为21.6万。第三年,25.9万。第四年,31.1万。第五年,37.3万。
  合计为133.9万。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4-10-18 09:34:51 |显示全部楼层
  最新消息,西沽医院马院长看了上面的函,幡然醒悟,改正了错误的作法,最终同意了我们的方案。而且是100%的全盘同意。

  我们已经于周一(10.13)将全部9台GL升级为EKF。周四,何伟放在西沽医院的设备也都拉走了,据说当时非常不开心,言辞挺激烈。

  我们当然对马院长态度的转变表示欢迎,也要感谢他一直以来为解决这个事情付出的时间,略微有点遗憾和困惑的是感觉马院长的做法有点这个酒不吃吃那个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12-7 21:55:50 |显示全部楼层
有图 有真相 实实的打了个胜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亚虎

Archiver|手机版|asiatiger BBS   

GMT+8, 2019-5-24 19:23 , Processed in 0.14455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