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亚虎(ASIATIGER)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亚虎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99|回复: 2

围观方舟子入门手册 [复制链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5-5-31 08:07:49 |显示全部楼层
  忙里偷闲说下方舟子。
  忙是一种心境,对我们这种即便写字也是工作用途的人来说,静下心写篇“无用”的劳什子其实是为难的,主要是不划算。但我稍稍有点受不了太太用挑衅的口吻说起方舟子及其战友们,所以我得秀一下肌肉,以示我还行。
  话说太太是新晋方粉,并且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也应该是,但其实我不是。知道方舟子是04年,那会子我混西祠胡同,忙着和2B民主派打嘴仗——闲的,生活中还要同一坨高知基督徒(社科院的、海龟的、还有高校师生)搞脑子—顺便泡妞,双线作战得出的结论是, 2B民主派不值一哂,但基督徒妞极其难泡,你仅仅慕道是不行的,必须受洗礼,否则就是外邦人,没资格与注定要上天堂的上帝选民结合,大概她们很怕上了天堂守寡吧,但其实天堂又是不嫁不娶的,那原先的夫妻又该如何相处呢,都嫁了耶和华大大,姊妹相称么?这叫一个乱。我当时是个强烈的疑神论者,即便假装慕道,也是不肯受洗的,所以郎情妾意终究镜花水月,这让我有点烦。后来有西祠网友在我做板斧的版里贴了方舟子早年写的《什么是无神论》,这让我豁然开朗,果断从疑神论升级到无神论,也彻底断了泡基督徒妞的念想。
  既然知道了方舟子,接下来自然是围观,但因为和学术没半毛钱关系,所以基本不上新语丝,倒是上方舟子博客,主要就看看科普(泡妞必备,显摆呗),加微博是很后来的事,很长一段时间方舟子对我的价值主要停留在“泡妞指南”的技术层面上。然后有一天遇见了太太,啥技术没用上就投诚了。好吧,我承认自己有点暴殄天物,但作为一名资深看客,围观方舟子九年,好歹也能看出点门道,鉴于太太虽急公好义,却是文科傻妞一枚,遂杜撰《围观方舟子入门手册》一则,以解其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围观方舟子大致会遇到三种人:1、方粉;2、方黑;3、前方粉。第一种人好理解,无非仰慕、欣赏、崇拜或误读了方舟子的人;第二种人也好理解,多是被断了财路,毁了声誉的人;第三种人就比较复杂,且看下文。
  方舟子的主要特点可以概括成一个词组叫“讨人嫌”,你可能因为某个原因喜欢方舟子,但方舟子会给你N个理由让你讨厌他,所以前方粉浪打浪,方黑死在沙滩上。
  事实证明,你可以不惹方舟子,但你阻止不了方舟子惹你,惹你的时候你不能叫唤,越叫唤死得越惨。这一点方舟子有点像袁崇焕的老对手清军,清军除了战斗力强,另一个优势是战争没有成本,本来就是游牧民族(自由职业者),战争打到哪儿,家就搬到哪儿;而很多名人则像不可一世的明军,家大业大,原本就看不起方舟子,更受不了他的揶揄挑逗,为了面子(对名人而言面子是可以变现的),为了利益最大化,一时冲动悍然出战,以为可以速战速决,结果发现完全不是对手,进入拉锯战又耗不起,只能为了仅存的利益选择龟缩。这套剧情上演多遍以后,名人们就学乖了,像郑渊洁被方舟子盯上之后迅速来句“此人惹不起”,直接闪人了。目前看来,或者被方舟子惹过,或者担忧方舟子惹到自己,名人们抱团取暖是个趋势,我相信线上线下他们都在商议对策。
  虽然方舟子自称打假是副业,但打假为他积累的人气和公信力,客观上帮助了他的书籍销售,这有点损人利己的味道,像是设计好的营销手段。站在中立的角度看,如果这是一种设计,那这样的创意和执行力也是相当牛掰的,眼红可以复制很难;而我更倾向于这不是一种设计。一则,方舟子很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网上免费取阅,反观名人出书,则很少能大方贴出来供网络阅读,或直接删除大量网文,以保障销量,所以买方舟子的书是一种心意,买名人的书则是一种生意。其次,方舟子这些年得罪了太多骑墙派,制造了大批前方粉,而方粉增量却很有限,这不像是在执行他的所谓营销计划。再则,以方舟子多年来不修边幅的调调,说明他没什么物欲(物欲强的多半内心空虚吧),多半也不指望靠卖书发财。如果非得找一个方舟子损人利己的动机,那么很可能是他怪异的价值追求和美学偏好,让他在战斗中感觉很爽。这就苦了他的陪练们了,仅仅为了满足一个“疯子”的执念,他们付出的是大把银子和身败名裂的代价,你说方舟子能不讨人嫌吗?
  这么多年来,方舟子打宗教,打中医,打圈子,打伪科学,打伪科普,打保健产业,打精神领袖(公知、名人),打学术造假,打各种神奇……刨去具体的个人或法人,考虑一下冰山效应,每一类都有既得利益集团和拥趸,随随便便人数就可以上亿,而里面又有多少交叉存在的方粉,方舟子号称中国得罪人最多的人绝非浪得虚名。太太认为人数上亿过于夸张,我觉得一点都不,方舟子表面上伤及个人或集团利益,更深的效应在于他毁及各式拥趸的三观,而这些三观要么文化上根深蒂固,要么触及人性隐密的欲望,哪一条都是“罪该万死”,哪一条都足以让某些前方粉决意恨上方舟子。我就曾亲耳听到牧师直言不讳的说,方舟子是魔鬼的使者,希望弟兄姊妹们谨守信仰,远离蛊惑。也曾不止一次的见到亲友们(多中医粉,名人粉,民主粉)谈及方舟子,用的是一种不齿加不屑的口吻。可以想象多少前方粉躺着中枪时的惊愕、委屈、愤怒和怨恨,也不难预测还将有巨量方粉终究难逃前方粉的宿命。喂,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看这篇劳什子的人,当心自己就是前方粉的料。而过分的是,方舟子似乎并不在乎这些,这就更讨人嫌了。
  另一方面,纯粹因为做人,方舟子也得罪了不少人。一直以来都有人诟病方舟子的情商,大意是,方舟子你的智商足够高,如果再注意点方式方法就更完美了云云。这类言论的笑点在于,一个卖茶鸡蛋的总以为做原子弹的和自己是同行,忍不住要卖弄一下自己的高明,便故作姿态道:你看,不管你做什么蛋,总要注意火候才能做得好,你应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明白人看得已经笑喷了,他自己还得意的不行。假如几次三番不受待见或被讥讽,这种“做人专家”多半会翻脸、失心疯,再顾不得方式方法了。这种货色的逻辑是,只要我主观上出于好意,就理应得到尊重,就有权指手划脚,其实他不愿正视的是自己炫耀智商和表演人品的内在动机,说白了就是演砸了以后怪观众没品位。而方舟子更过分,直截撂话:爱咋咋地,反正我不看。简直把“做人专家”憋疯。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的,人情世故方舟子其实是了然的,他只是不屑于和稀泥,更不愿被人情世故绑架罢了,这一点懂的人就是懂了,不懂的人也无法可想。
  当然,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方舟子都是讨人嫌。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有点像我们小时候搞班级联欢会,突然跑进一个超级淘气小男孩,大模大样的把大伙辛苦挂上去的气球一一戳破,刚开始还有人叫好,因为戳的不是他挂的气球,但眼看小男孩没有收手的意思,于是叫好的也开始咒骂了,只不过方舟子戳的是人们精神上的气球,是些不切实际的梦。
  话说这年头提倡中国梦,但有些人就喜欢陈年旧梦,中医这种原始社会的高科技,宗教这种原始社会的意识形态,都是爱你没商量,当然这些旧梦为了更符合现代人的胃口,偷偷掺了一种叫伪科学的佐料,于是旧梦外边又套上一层新梦,双保险,醒都醒不过来。以中医为例,因为太落后,所以全是天然药材,他们觉得这好哇,安全那,说祖传秘方加现代科技精心炮制哦,哇塞,那不更安全了么,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疗效呢!得,全齐了。
  人心有时候就是这么贱兮兮的,既要安全感,又要神秘感,总想着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回报,还不放弃额外的惊喜。他要的安全感并不是真正的安全,而是一种安全标签,譬如天然的,他就认为是安全的,科学的,他也认为是安全的,毕竟科学成就过于伟大,但你说到具体的,譬如说化学的,他第一反应就是化工厂,所以又觉得不安全了,你再说天然的其实也是化学的,而且是成分更复杂更难把控的化学品,他就说去你妈的,凭什么就不是更神奇的效果,怪你破坏了他的神秘感。然后名人,专家,历史也都是安全标签,而且更进一步是道德标签,这意味着他不用动脑子了,凡事已经有更厉害的角色帮他代检验了,所以放心Do it。
  这种把作为人类最重要的能力“思考”交给别人去做的行为应该怎么理解?我觉得这叫思想上的懒惰和精神上的依附,他们太他妈的想要有个心灵的安处了,而且为了更安全更划算,他们会狡黠的多处下注。从这个意义上说,相当一部分方粉对方舟子也是类似的心态,所以这些人什么时候前方粉了,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方舟子迟早会戳破他们的梦。这个梦可能是某个他特别爱戴的专家名人,也可能是他认为特别靠谱的事物,为了保住那些他认为更重要的梦,方舟子这个恶梦只能暂时牺牲,或者只能保留一部分了。
  有人说方舟子是科学教教主,我觉得不妥,因为教主一般都号称心灵的牧者,是让人安定的。而方舟子纯粹是一个心灵的驱赶者,到处戳气球,到处碎梦,总之叫你心无安处,完了他不收留你。于是有人又要跳出来说,方舟子你只破不立算不得好汉。过了半天,方舟子瞥了他一眼,摆出一副讨人嫌的腔调,用浓重的福建口音慢吞吞道:为嗲要偶来立,你不为自立啊?
  是啊,工具就放在那里,科学思想,科学方法,科学资料,还有文字功底和自己的脑子,那么多案例,方舟子给你演示过多少遍了,为什么就不能凡事过过脑子,亲自检验一下呢?
  最后说说方舟子有没有可能变节,我认为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人的境遇和地位发生剧变,心态有所变化是很自然的,只是对于一个把鲁迅和袁崇焕视为知己的人来说,这点变化也算不得什么,所以,我的判断是,方舟子变节的概率很小。你觉得呢?
  脑子还是不能放假啊。
  (Fiona不是未成年)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这土地需要我来灌水……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5-10-11 18:14:00 |显示全部楼层
方舟子为什么老挨骂?
   
  我上网都是有目的地检索,但经常连带看到非目的的东西。今天一早又无意中发现了一段挖苦和辱骂方舟子的文字,题目是“生物科学家千千万万个,为什么只有方舟子一个人反对屠呦呦获奖?”那结论只能是“汉奸”了。  
  我还没有看到方舟子的这篇文章,但写这篇批评的人也没有说出什么道理,就是题目的那句话。这事姑且不论,脑子里立即想起了“方舟子为什么老挨骂”的问题。根据此前我所看过的方舟子对人对事的揭丑和批评以及他人对方舟子的批评和攻击的材料,我觉得他屡遭攻击和辱骂乃至暗算,有如下的原因。   
  一是也是最根本的原因是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履历作假、论文作假、疗效作假和胡吹乱编作假无非是为了虚假面子,晋升提拔,攫取名利,一旦被人揭穿,鸡飞蛋打,名誉扫地(当今不顾面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也很多),岂不咬牙切齿,恼羞成怒!(当然也有理智的人士自知理屈,默不作声。)他著书《批评中医》,好几十万从事中医药工作的多数人会说他好?大众对于假货、庸医假药、劣质食品、贪官污吏恨之入骨,却不知道科技界也是“名利场”,社会既然是作假的肥沃土壤,知识分子和科技界腐败又有什么奇怪的呢!现在党中央反腐不断深入,证明高校和科技界绝不是象牙塔,实际上也是贪腐的重灾区。   
  二是我们长期被灌输的教育,使大众(包括知识分子)缺少批判性思考的习惯和能力,(如果有兴趣可以看一本通俗的书——《中国人的思维批判》作者:楚渔,人民出版社,2010),同时大众的教育水平不高,缺少科学知识,因此容易轻信盲从。连童子尿煮蛋都算“非物质文化遗产”;央视健康节目上讲授凭面相看病,听众直点头,上当受骗应该怪罪谁呢?(我真的不敢看电视上有关“健康、养生”一类的节目,因为我所见的相当多的是胡说,无益乃至十分有害的。)假的多了解,大众缺乏鉴别能力,以致“假作真来真亦假”。如今方舟子的名字在网络上常冠以“打假”衔头,成为名人,由于习惯性思维和从众以及对他的攻击,有些人即使对他这个人和事并不了解,也会产生一种想法:知识分子千千万,只见方舟子一个人批评这批评那,难道只有你一个人能!   
  如今中国不要说在大众中把某些科学常识讲通非常困难,即使在学人中,很多情况下也很难进行有价值的讨论,首先是对话的人基本事实和概念搞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自以为是,就发议论,又缺乏逻辑,于是就根据自己头脑的理解和想象,各说各的理,真是形同鸡和鸭的对话。这是教育的恶果,教师马马虎虎,师生都不求甚解,更缺乏独立思考,于是知识在脑子里是一团混沌浆糊,如何讲科学道理?方舟子的很多辩论就是这种情况。加上方舟子的执着性格,不把明白的道理说清楚不回头,于是得罪人一大片。但是,我们在说理时应当是对事不对人,只讲道理。比如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非得花九牛二虎之力,漂洋过海远赴美国访问观点偏向者,制作片子,坚持与方舟子辩论转基因粮食是否有害,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其实,国内懂得转基因道理的人太多了,讲清楚也不难,何必大动干戈!任何道理都可能有反对派,找到相反的说法。崔永元片子中的那些访谈对象找的都是反对转基因的,但说话人是与转基因沾不上边的人,或者不是搞科学或反科学的人。这种片子如何令大众明了真相?   
  从我来看,方舟子正是千千万中国知识分子中少有的人才,他的才能是批判性思维(逻辑推理能力)、知识、写作能力、良知、志趣和勇气的综合,这些项中缺少那一项就不是现在的这个这方舟子,所以人才难得。同时,他的脱颖而出,正是因为这个腐败的土壤,造成学术界科技界弄虚作假泛滥成灾,他才有表现的机会。如果他在别国,可能只是一位不错的科普作家。当今现代生物学或生命科学发展迅速、渗透广泛、日新月异,如今的医药、农牧、饮食、心理乃至社会一些方面,都或多或少利用生命科学的成果,或者应用它的方法进行研究。正是生命科学的深入性和广延性,不要说一般人对其广泛内容难以准确理解,即使是涉及这项工作的人,也常有“隔行如隔山”的。一位在国内可以称为名校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的临床医生诚恳地对我说:他的毕业论文是一篇关于疾病分子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不但他糊里糊涂过来了,他的导师也不懂。从方舟子的经历和写作看,他在现代生物学上的扎实基础无容置疑,也因为他没有去做实验研究工作,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广泛涉猎,他的知识面比做研究的人或许更广阔。他对美国大学的了解也是比较深入的,不是每个去过美国留学或在那里工作的人都知道得如他那么清楚的,他对假履历的发现和查证,也是需要知识和时间的,所以被揭发者无话可说。同时,真正的知识分子不是一个书呆子,他对社会的事物有发言和批评的权利,这也正是社会进步所需要的。自从方舟子进行“打假”揭丑以来,我觉得网络上官员、学人书写学历经历似乎慎重了许多,论文作假的嚣张气焰也小了一些,这与他的揭露不能说没有关系。   
  也许又有人说,中国知识分子千千万,反对他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只有你把方舟子说得这么好呢?因为,迄今我觉得方舟子说了他应该说的,而且没有发现他在揭露造假方面有出错之处。虽然我没有检索,但估计赞他的恐怕也决不只我一个,只不过我是现在写出来的一个而已。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2-14 10:01:0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我为什么要认同你们的政治、社会观点,把缺乏民主和法治当成万恶之源?
第二,你们有什么权利要求别人为你们的政治、社会理想去奋斗、牺牲,特别是当你们自己并没有这种勇气的时候?
第三,为什么一个人必须要去管尽天下的不平,而不能只力所能及地做他感兴趣的事?
第四,在实现民主和法治之前,难道就不能为社会做一些更小的事情?
第五,是不是在批评任何社会现象时,都要同时骂骂不公平的社会制度才算是有良心?
举例来说,在一个不公平的社会,是不是连贼也不能抓?或者,是不是每次抓贼的时候都要同时批评社会的不公?
事实上,中国的“人文”学者正是把“缺乏一个民主和法治的现代化制度”当成了自己懦弱、无能的借口。他们以为只要骂一声“缺乏一个民主和法治的现代化制度”,就良心大大的好,就万事大吉,所有的社会不公,都不必再具体去改变,反过来还可以以莫名其妙的道德优越感,谩骂那些在力所能及地一点点地改变社会不公的人“缺乏社会良知”。这是乡愿的“人文”主义者。这是地地道道的伪君子。这是我鄙视这些“人文”学者包括某些北大师生的主要原因,他们的无知、弱智倒还在其次。社会良知、良心不是靠高高在上喊出来的,而是靠脚踏实地做出来的。

——方舟子 2000.12.28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亚虎

Archiver|手机版|asiatiger BBS   

GMT+8, 2019-5-22 19:41 , Processed in 0.06179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