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亚虎(ASIATIGER)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亚虎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60|回复: 6

“中国近些年发明过什么医疗设备?” [复制链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3 08:11:12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近些年发明过什么医疗设备?”
  这是2017年1月1日那天凌晨,藤堂君和我一起跨年吃面时貌似随口提出的一个问题,还真是问住了乖乖。
  他怎么会提到这个问题,我先把故事说完整。

  乖乖服务的公司,去年推出了一个产品,有幸获得了一位业内资深大哥的青睐,他是老留日生,常年游走于中日两地的医疗仪器产业圈,经他推介,日本名古屋一家公司对我们这个产品表示了兴趣。由于乖乖是公司里日文水平最高的人(掌握了不到100个日文词汇),这个项目就理所当然地由乖乖负责了。
  项目如果能打进日本市场,当然会名利双收,但难度颇大。
  首先,日本的国情是民众普遍崇尚欧美,而对亚洲其他国家的态度可以用“呵呵”2字概括,这种国民性可能从100多年前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就是印在1万日币上的那位)提出“脱亚入欧”起就慢慢形成了。也有人说二战后日本其实又开始了“脱欧入美”,反正他们是谁阔就跟谁混,挑最粗的腿来抱,随着中国的崛起,乖乖看他们早晚有一天还会“脱美回亚”。
  因为日本人普遍持有这种欧美情结,如果我们留意观察其消费领域和专业领域,能看到大多数欧美主流品牌在日本的接受度很高,市场份额可观,而中国对日本的出口,从外贸构成上来看,一直是以农产品、原材料和服装、玩具等低值加工产品为主,至于高科技产品,则很难得到日本民众和业界的接受。走在东京街头,几乎很少能看到中国产品的品牌,偶尔看到的中国元素也多是“中华料理”、“天津甘栗”之类的地域概念。
  的确,在“产地歧视”这一点上,狭隘的日本人还真是和米国人不太一样,做为“杂种之国”的米国人相对来说更实际,往往更看重性价比,不太关注产地。
  因为这个原因,在项目启动之初,日方就明确提出----你们这个产品也许能成功,但如果想让日本人买它,只能以OEM或ODM方式合作,你们只是供应商,我们出品牌。
  的确是委屈了点,但考虑到即便强悍如华为,当年进入很多海外市场时,也曾经靠OEM这招屯粮练兵韬光养晦,好吧,品牌建设是大话题,国家形象建设更是大到天边的话题,我们做为中国的小小的初创企业,就暂且把这委屈当成是必由之路吧。
  第二,之前乖乖就听说过,日本企业对产品质量近乎苛刻的挑剔,这次算是亲身见识到了。
  日方公司针对这个项目成立了个小团队,配置了对位的工程师,进行“战略导入”,分析我们产品的每一个细节,从工业设计,结构,精密度,运行可靠性,维修难度,运行噪音,环境风险到外观的质感、配色等接近100个细分小项都进行了测评研究,对我们产品的总体思路是肯定和激赏的,但也提出了大量的优化建议,甚至连机器上的贴纸和说明书都不满意,表示要重新设计,新的说明书的字数会是我们这一版本的20倍。
  除了对质量要求高,日本的行业法规可能也比中国更严格。我们的产品要进入日本,面对的一大挑战就是EMC测试,为了通过这个测试,机器可能要做很多设计上的更改,工作量不会小,为此,我于12月30日又来到日本,按计划将于1月3日名古屋的一家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方案测试。
  日方派出藤堂做为我的“在地連絡人”。藤堂君是位80后的日本小伙子,从初一起就学中文,在北京留学过一年多,平时彬彬有礼,但是喝两杯以后也很豪爽,是个快乐的单身汉。12月31日这天,他专程从名古屋跑来京都陪我一起跨年。欣赏过午夜清水寺的如潮人群后,他建议我们去吃荞麦面,他说日本人过年都要吃荞麦面,可能有点类似于你们中国北方人吃饺子,南方人吃汤圆。
  我点了个最便宜的荞麦面,没想到太清淡了,除面条外只有葱花姜丝和两片炸豆腐,藤堂问我好吃吗?考虑到和外国人说话不用太兜圈子,我就说,还不错,但是,不如前一天吃的博多拉面,甚至不如好吃的方便面。
  怕他不高兴,我加了一句:方便面就是你们泥轰巾发明的吧,真是个伟大的产品,我上大学时几乎天天吃它,还在校园里卖方便面赚零花钱呢。
  话题就这么说到了“发明”上,藤堂君开始滔滔不绝了,他告诉我,日本本身就是一个特别注重发明的国家,而名古屋是日本排名第一的工业城市,丰田汽车公司就在名古屋,它的创始人是日本有名的发明大王。名古屋人喜欢动脑筋搞发明,有一个企业,甚至有这样的规定:员工推出任何发明概念,无论最终是否能够成功转化为商品,公司都奖励1000日元。
  所以每当在居酒屋,想多喝两杯多来几个烤鸡肉串时,大家都会使劲想点子,再把点子画成草图,去找公司领奖金,公司负责这个事的总务也特别逗,不管你交来的点子有没有实现性,哪怕属于脑洞乱开极其荒谬,他都照发奖金。
  
  未完待续,今晚有空接着写
(20170102写于新干线东海道线上)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4 02:05:32 |显示全部楼层
  “杨桑,你们中国好多人爱打麻将,你知道自动麻将桌是我们日本人发明的吗?”
  “奥,那可真是个好东西,救了很多中国人,可是之前我认识一个台塑的人说是他们台湾搞出来的。”
  “是吗?这人真是八嘎,明明是我们日本人发明的。”
  “下次再见到这台湾人,我告诉他你的说法,看他怎么说。”
  “还有,我们发明的卡拉OK,在中国也超流行,但是美国人不喜欢…”
  “美国人都是大老粗,不会唱歌,可能都练打拳和射击去了。”
  “我们还搞出来一个好东西,自动贩卖机,现在全日本有500多万部。特别是在冬天的晚上,从街头的贩卖机买杯热茶捧在手里,就舒服多了。我在北京读书时找不到自动贩卖机还挺不适应的,如果将来北京也到处都有了,我会更爱北京的…”
  “够呛,我们中国人热爱搭讪,喜欢调戏售货小妹。”
  “还有,世界上第一台胃镜、第一台彩超,也都是我们日本人发明的…”
  ......
  
  听藤堂的这番话,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对日本人的发明创造能力,及全社会重视创新的风气很自豪。
  我嘴里吸溜着面条,心里想你小子神气个锤子,想我中华上邦,盘古创世以降,能工巧匠奇人异士辈出,齐民要术天工开物,可谓泱泱大观;奇技淫巧房中秘术,亦可谓源源不绝。你个蕞尔小邦,原本不过蛮夷之地,不就是因为地窄山多无处玩耍只能宅在家里不出门除了乱搞男女关系以外只剩把脑洞憋大了发明了电饭煲微波炉WALKMAN味之素液晶屏马桶盖之类的小技短术,可你们二战时还不是被美国揍得外焦里嫩……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对碗里剩下的面条发起进攻,同时犹豫着要不要和藤堂谈谈他们日本人发明的、在中国宅男界真正最流行的东西——AV,而藤堂吃东西很快,他已经喝完了最后一口面汤。
  藤堂放下碗筷,把用过的毛巾、餐巾纸和筷子套都摆放好,突然冒出一句:杨桑,请教你,据你所知,中国这些年发明过什么医疗设备?

  ……

  直到一天以后,我也没想到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向万能的朋友圈求助,圈里众多大神很快给出了上百条回复,不过相当比例的人都跑题了。

  有时,在回答一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先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1、藤堂的问题强调了一个限制条件:“这些年”,我觉得是有原因的。
  因为现在的日本人,不管他内心深处对中国持何种的真实看法,哪怕他骨子里非常反感中国,他也多半会承认在漫漫历史长河中,中国曾经是日本文化上的老师。老师的文明程度曾经领先学生上千年,只不过在最近的100多年里落后了。
  在日本脱亚入欧全盘西化之前,可是曾经追求全盘大唐化的。
  这小子的意思是,我知道你祖宗阔,我只和你比最近的事。
  其实,我现在在想,咱祖上也未必是真的阔。不过,这个话题以后再说。

  2、从藤堂的教育背景和现在的工作职位看,他所谓的发明,指的是原始研发,是从根本概念上的创新。中国企业从国外引进产品原形,进行功能上的升级和优化,做得更符合中国的国情和观念、成本更低甚至性能更优秀,这些工作都有巨大的价值,但都不能算是原始发明。

  3、藤堂这个问题,是否怀有深深的恶意?
  我的看法是,这不是一个多么温和的提问,但是,也不算太过分。虽然我们是来自两个国家、操2种语言、从小泡在不同的文化酱缸的人,但如果是坦诚的合作伙伴,应该具备讨论这种程度问题的宽容度。而且,之前藤堂对我、对我们公司、对中国的方方面面的一些恭维,也没少让我暗爽。
  说到恶意,日本的主流霉体,比呆湾的三痢好不了多少,在中国问题上他们为产业界发声的普遍口径是----中国企业崛起得很快,但往往不遵守国际秩序,山寨产品、窃取专利、假货横行、不尊重知识产权等。所谓“做人不能太CNN”,其他发达国家的霉体也差球不多,但一般还是比日本好一点。我相信,学习中文同时又曾留学中国,未来的职业生涯规划中绝对少不了中国元素的藤堂,一定对中国知识产权状况比较关注,也一定会受到日本主流媒体长年妖魔化中国的影响,而对中国抱有一定程度的成见。

(继续“未完待续”,明天我会贴出网友回复之撷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1-4 20:37:46 |显示全部楼层
“泱泱上邦”的研发能力从小就被恶杀在摇篮里,例如 ;不要碰这个,不要碰那个,就这么废了。日本是中国没有战胜的国家,中国人对未战胜的事务,会有反过来的敬畏之情。五千年的奴役文化造就了,欺软怕硬的中国文化,看到杨SIR文章有感下写一笔占个沙发。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6 22:56:08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昨天被日本合作公司的伙伴裹胁,去喝酒到很晚,今天才有空更新。
  喝酒的地方挺有意思的,是个拉面博物馆,其实是个充满怀旧风情的日式拉面主题公园,可以吃到日本各地的拉面。而且,巧的是这个博物馆也和我们正讨论的“发明”这一话题有关,它正是为了纪念方便面的发明人安藤百福先生而建立的,也叫“安藤百福发明记念馆“。



  看来,藤堂提出的问题引起了很多朋友的兴趣,来了一大波(就是很多人的意思不是别的意思)伙伴留言讨论,有些是之前从未在乖乖朋友圈露过面的伙伴。

  我对藤堂君这个问题的最重要的分析,放在最后再写吧,让我们先轻松一下,先从众多大神网友的回复中选取些精华片断。

【我也会不少日文单词,但只有不到10个,一勾一勾、雅梅代之类的,乖乖怎么学了100个那么多?无限崇拜乖乖中。】
乖乖回复:你虽然学得少,但你学得深。应该是我崇拜你。  

【咱们当然发明过医疗设备,侯宝林说过一段拔牙,用绳子把牙套住,另一端拴住,趁病人不留神放一个二踢脚,病人吓得一跑,牙就掉了,谌称无痛拔牙的先驱】
乖乖回复:这是快速拔牙,不是无痛拔牙

【NHK拍过一系列《脑洞日本》的纪录片,其中一部就】
乖乖回复:就什么?请把话说完整。

【文笔有提高,接近某人了。】
乖乖回复:谢谢你说我有提高,请问,你之前看过我写的什么东西?另外,莫非你改姓“某”了?

【我们不用发明,我们就拿来主义,鲁迅说的】
乖乖回复:好吧好吧。但鲁迅是这个意思吗?

【日本人还发明了动脉硬化测试仪,电子血压计可能也是他们发明的】
乖乖回复:可能吧。但是请看题。

【医用红外热成像仪?不完全是中国发明的,但是在中国用的最多】
乖乖回复:那就不是发明,是发扬了。

【回杨大人的话,经稻草人、不自洽、滑坡谬误、对人不对事、诉诸信仰、循环论证、你也是坏人、红鲱鱼、动机论、关系论、伪相关性、倒因为果、统计误读、你行你上、诉诸无知、诉诸感情、诉诸自然、红歌大法、错错为对、偷自行车、人身攻击、借助特例、贴标签、故事=规律、诱导提问、举证倒置、选择性举证、模糊大法、赌徒谬误、花车谬误、诉诸权威、合成谬误、二元论、基因决定一切、没有真正的河南人、阴谋论、窃取论点、德州神枪手、中庸大法、丝绸帽子……推论得知,小汉认为是针灸神针!】
乖乖回复:总有人忘不了小汉。

【各种理疗仪】
乖乖回复:理疗仪是个分类概念,包含非常大的范畴。我觉得不能说理疗仪是中国人发明的,如果真有某种特定方法学的理疗仪是中国人发明,你得具体说说。

【发明诚可贵 山寨还需脑 若为抄袭故 二者皆可抛!】
乖乖回复:好湿!

【中医的电针仪,可能是唯一一个中国近代自己发明的医疗设备,还有一个测血铅的设备guoneisi,但实际上是别的国家没有铅污染不搞这个设备。】
【按你要求测血铅的机器也不能算,因为内蒙博辉研制的不是什么颠覆性创新,无非就是在质谱仪和光谱分析的角度上改进了zuochamgwwu前的机器而已测,也能测其他重金属。】
乖乖回复:“实际上是别的国家没有铅污染不搞这个设备”----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崔永元发明了转基因中的不明病原体】
乖乖回复:快提醒他去申报诺贝尔奖。

【太多了,可能您对医疗器械的定义不太清晰,例如:针灸针、火罐。】
乖乖回复:问题问的是仪器不是器械。且,要求是近代以来的。又且,针炙火罐建立在经络理论上,属替代医学,不能算进入现代医学的主流吧?

【我们发明了地沟油、喝完长结石的奶粉、瘦肉精】
乖乖回复:地沟油应该不是中国人发明的,可能也是日本人发明的,不过他们用来做燃料。瘦肉精美国今天也在大量使用,不过管制和中国不同。

【我们曾经发明了麻醉药“麻沸散”】
乖乖回复:不切题。而且华佗的所谓“麻沸散”及医书《青囊书》早就失佚,未能流毒后世。

【达文西发明了集合十种杀人武器于一身的超级武器霸王,“要你命3000”。】
乖乖回复:周星驰还发明了黯然销魂饭呢。

【我媳妇就是医疗设备的设计师,她总用擀面杖等器材治疗我】
乖乖:嘻嘻,有创意,不过咱们说的是医疗设备,必须能普遍地服务大众,你媳妇在家拿鞋底子抽你嘴治好了你的牙疼,疗效再显著、鞋底再精致,也不是医疗设备。

【刚刚还看到一个回复,开了一个短会就找不着了!你心虚撤了?心里没底吧?!中国到底发明了啥?你不会又扯到四大发明上去吧?!因为医生需要用“纸”来写病历!需要用“指南针”来寻找病人(医生路盲);再胆肥的可以说医生用火药对付医闹!!这回看你咋收场!】
乖乖回复:我从来不删评论。所谓四大发明不切题,而且,李约瑟这个洋瘪三总结的“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其实只是客人对主家的恭维,没想到长期自卑的主人家听到有“洋大人”如此识趣,以为找到了意淫的依据,从此开始了多年的自我高潮。

【云南白药牙膏,驴皮阿胶】
乖乖回复:都是骗人的,没有足够的基础研究。还不如一日丧命散、含笑半步癫、面目全非脚、还我飘飘拳呢。

【在日本等着!我春节去日本声援你!】
乖乖回复:不用那么麻烦,有了互联网,现在你就能声援。你要来日本是有别的心愿吧?

【一看就知道您不是北大的就是清华的!连这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没有创新能力嘛!】
乖乖回复:北大去的少,大北窑总去。清华就没去过,去过一次华清池。

【最接近的例子不过是国内某装B的M公司的董事长X:我的理想就是把B超做岀来!最后发现他们不过把B给抄出来了!这个算吗?】
乖乖回复:不算发明,算发财。你说的M公司,莫非是市值大你们10倍的那个M?

【你怎么又去日本了,以实际行动搞中日友好了?】
乖乖回复:不不,我来日本是想赚他们钱、破坏他们文明、污染他们环境及骚扰他们妞的……

【你这一趟给日本捐了不少造子弹的钱】
乖乖回复:我国一年从日本的外贸进口7000多亿人民币,您想好了再喷。

【从“乖乖君”的表现看,到日本工作是个不错的选择!】
乖乖回复:小瞧人,我为什么非得工作,就不能歇着?

【没有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指南针造纸火药印刷术”,人类文明史要迟1000年】
乖乖回复:恩,没有中国近代四大发明“粥粉面饭”,人类饿死、馋死100亿。  

【本月去日本给你站台,头扎白毛巾,上书:杨桑,我们有发明,就是不告诉泥轰巾!】
乖乖回复:对对,急死他们,逼他们使美人计。

(未完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9 00:29:59 |显示全部楼层
.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11 19:42:4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伙伴们这些天对本贴的追看和鼓励,我也即将回国,今天终结这个话题,还有几点要说一下。

  第一,网友的回复对我帮助大不大?
  乖乖从小就有一个价值观,任何事情只要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就有价值。
  长大后,乖乖的人生追求也不过就是四件事:长本事、交朋友、挣钱、找乐子。有的时候,乖乖会羡慕那些能把这四件事结合起来的伙伴,他们可能就是罗大佑校长说的“造物的恩宠”。
  我刚刚查了一下,到今天为止,乖乖的微信好友是2330人。这次帖子的总阅读量已经上千了,朋友圈的回复有100多条。留言者中也有乖乖完全不熟悉的人。有一个看头像是年轻人,名字我完全陌生,留言说我这趟是给日本捐造子弹的钱,我引用中日外贸数据反问了他一句,他就不做声了。很多微信好友我也不知是怎么加上的,看了下他备注是来自上海。
  很多网友的回复是才华横溢、充满欢乐的,带给我启迪和快乐,略微遗憾的是快乐远多于启迪。精华片断已经贴在楼上。
   
  关于题目:“中国近些年发明过什么医疗设备?”,网友们给出最多的答案是针灸及其衍生品:电疗针炙或磁疗针灸。
  乖乖对这种答案不太以为然。
  不管是哪种针灸,也不管是哪年发明的,它必然离不开中医的核心理论:穴位与经络。因此,严格点按现代医学的定义,只能算是伪科学;包容点从文化上兼收并蓄的角度讲,也就是个替代医学。
  现代医学认为经络根本不存在,它不过是中国古代某些闲人对血管、气管走向的不准确的、模糊的描述。说它是来自于实践经验,不如说它是来自于落后的科技、封建的意识,是胡思乱想。
  而中医界也很无能,这么多年了也未能组织起对现代医学的有效反击。中医界对经络的研究分为四大主流学派,即神经生理学派(神经传导学说)、生理生化学派(体液循环学说)、生物物理学派(生物场学说)和整体间隙学派(结缔组织结构学说),先后提出了20多种具体的学说并发表了大量的论文。甚至连韩国与香港也不断有人参与到经络研究中,声称有新的发现。全球多个国家投入了N多个亿的资金,建立了无数的课题,多个骗子团队骗子实验室,变换了无数的方法,也找不到经络的实体,这个过程中,除了耗费公帑,养肥骗子,还爆出了大量的学术丑闻,比如震惊世界的“凤汉管”

  除“针灸”这个乖乖不认可的答案之外,有力的、毋庸置疑的、掷地有声的答案,还真没出现。
  我还会一直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有了,我也会告之网友和藤堂君的。

  二、我最终是怎么回复藤堂的?
  藤堂的问题是1月1日午夜时分在荞麦面店提出来的,当时我俩约好如果我想到答案最晚3号晚上告诉他。
  乖乖愚鲁,一直想不出答案,向大家请教,效果也不彰,不过还好给了伙伴们一个开心吐槽的机会。
  到最后的时限,正经答案也没找到,乖乖很遗憾。
  在这种情况下,以乖乖和外国人包括日本人打交道的经验,乖乖就按自认为的最佳策略操作了。
  就是在3号晚上,告诉藤堂,我们中国近些年发明的医疗仪器,由于我太笨,知识面窄,一时之间没想到,但是不一定没有。

  三、在终结本话题前,我一定要表明的观点
  请先看一下来自大连网友的两条回复:
  “日本也曾经是山寨的代名词”
  “德国工业化的时候全面山寨英国,当时德国不是高品质的代名词,而是仿制,低档。日本工业化之后,彻底的仿制了全世界,尼康相机和莱卡,本田仿宝马摩托,很多不单纯产品仿制,就连商标都仿制,某个阶段,仿制是最快速成本最低的发展手段吧”
  分析他的观点,他这也是间接承认了中国近些年没有什么真正原创发明的医疗设备吧?
  他的话里好像有些不服气的成分。
  我瞎分析的,错了莫怪。

  看了他的回复,乖乖更觉得有必要再说几句,因为我怕大家误会我,因为,我和大连这位网友一样,对藤堂的问题也不服气。

  我觉得,藤堂提出这个问题是在为自己找回面子,动机源自日本人普遍存在的对中国崛起的恐惧。
  民调显示,日本民众人对中国人看法,持反感的占比从80年代的10%几上升到目前的70%多,除了两国间历史纠结的因素之外,我相信也和中国实力增强,在政经各领域对日本构成巨大压力有莫大的关系。
  当然,这是我对藤堂的诛心之论,也许错了。可我这么分析很自然,是吧?

  曾经,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大和民族认为中国人是劣等民族(现在很多日本人依然如此),今天,面对步步紧逼兵临城下的中国企业,他们做出挑毛病、揭短这样的动作符合行为逻辑学。彬彬有礼的外交辞令下,让乖乖有机会直面这样的问题,是难得的人生经历,是乖乖的幸运。

  而且,更重要的是,虽然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说的确是我小杨乖乖丢了面子,他藤堂可能心里又要翻起一阵日本人的“你看,果然还不是如此嘛”之类的情绪。但是,重要的是、重要的是:

  乖乖我发自内心地,觉得中日两国,已经在两条不同方向的趋势线上。
  中国向上,日本向平,相对向下。

  日本虽然发明创新多,但上文提到的,哪个不是比较久远的发明?
  进入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已经在越来越多的细分领域远远超越了日本。
  医疗设备,虽然归属于比较有活力的版块,但还应更靠近传统的制造业,所以日本的确还有知识产权及品牌上的优势。
  而互联网领域,他们已经彻底落后了。藤堂绝对不会把他的问题改成中国在互联网上有什么创新。因为中国在此的比较优势太大了。
  说回传统制造业,很多日本企业也没有抓住机会进行产业升级,其技术储备在慢慢坐吃山空,很多前沿技术已经不再由日本主导。 以日本的白家电、黑家电为例,和十年前比营收基本面大比例收窄,SONY、东芝、日立等几巨头连年亏损无力回天。与此同时,即使在传统制造业里,中国企业对原来领先的发达国家的企业也在大量上演着凭实力硬吃或者弯道超车的戏码。

  而且,乖乖脚着日本收复失地、反转剧本的机会不大。因为日本的社会现状和美国完全不同,更类似于欧洲,福利很好,第三产业发达,年轻人和台湾年轻人一样追求小确幸,从事零售和服务业的比例很高。日本泡沫经济那些年,很多人错误估计形势,抵触学习英语,乖乖这点烂英文,没少虐泥轰巾,每次都挺爽的。
  就是说,相对来讲,日本年轻人生活质量高,环境好,安定有序,人文和谐(貌似吧),但面对的机遇与挑战也少,市场也小,人生固定化的程度高。
  藤堂都说,如果为了更好地发展事业,还是要去中国找机会。
  
  而中国人智慧、勤劳、无神论、百无禁忌、全民皆想发财(无贬义),普遍对未来怀有更深的焦虑,当然了,在日本人眼里还有一点:普遍文明素质比较低,但是,15亿人口的中国完成了工业化,这个星球上其它任何一个新兴国家都再也没有完整工业化、全产业链的机会了,只有被碾压的份,专心出售资源吧。
  任何行业,日本人领先再多,别让中国人学会了,一旦学会了就没日本人什么事了。
  抱住了他们“发明”的荣耀继续西牙哇塞吧,抱住了对中国“山寨”的不屑继续八格牙路吧。
  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地,不经意中,中国GDP总量已经11万亿了,日本才4万亿多,不是一个级别了。很焦虑啊。

  还没完,乖乖也不想你有第二个误解。
  乖乖可不是山寨鼓吹者。事实上,乖乖的观点是:
  中国人干正事才多少年?乖乖认为,我们的发明会迎来井喷的时期,就在不远的将来。
  萨苏老师曾经说过,中国的希望在于疲惫归家的工程师。乖乖服务的公司很小,都拥有几十名这样的工程师。
  中国真正牛逼的是:拥有这颗星球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拥有最强悍的物流等基础设施、还拥有具备中级以上素质的海量的各门类专业人员,工程师数量可以抵得上发达国家总和,虽然在部分尖端领域我们还在仰望,但从整体上讲,中国工程师的技能和智商都毫不逊色,其实要乖乖说中国人的确更聪明灵活,同时,中国工程师的工资福利只是发达国家工程师的几分之一,这些国家怎么跟我们竞争?
  华为除了战略领先、执行到位,海量优质低成本的工程师也是其收拾老牌列强的重要资本之一。

  日本人,技术上的老本当然还很雄厚,但是,走着瞧,我们中国人走好自己的路,他们的路只会越来越窄。

  有一个工业版的心灵鸡汤是这么说的:一个日本家族企业,坚持只做一个产品,电唱机的唱针,设计方案非常优秀、所用材质非常尖端、工艺精度非常高难,全世界的高端唱机都离不开它,这个公司赚了很多钱,每年年底连新入职员工都领9个月奖金,公司忘年会都是去银座开。现金流好到老板从来不去想上市,更别提搞多元化。
  如果你听到这里开始反思中国人要虚心学习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恭喜你,你被鸡汤洗脑了。
  正确的对策应该是追问"后来呢?"
  后来,随着数字音乐的兴起,这个企业完蛋了。

  这个世界的好听的音乐可没有一丁点的减少,不过更多地来自中国的珠三角的深圳、东莞和珠海了。   

  (本贴纯属谬论,放之四海皆不准,如有得罪,怨你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8-10-21 00:02:19 |显示全部楼层
张鹏国:如何做好日本市场,我们的改进点

在日本市场一周,谈了很多场,见了很多人,谈谈我对日本市场的几点考虑。

正视中日的太多不同

日本公司等级森严,中国公司相对较平等。日本公司平均年龄44岁,宇视平均年龄27岁。中国是相信年轻人给年轻人机会,日本是老人威权政治。

日本的纪律和自律远胜于中国,开会看手机是大忌,商务宴请看手机更是大忌。会让人感觉极度不被尊重,在中国则很随意。

日本是高度发达国家,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低生育率,低增长,人工成本高很多。中国相对确实是发展中国家,尚处于野蛮生长期,人工成本低得多。

中国市场以速度和价格致胜,日本市场强调品牌认同、质量与服务。中国IT类公司讲速度和应变(学习自美国),日本IT公司信奉流程和规则(继承于汽车、精细化工等传统制造业)。

中国市场是不赚钱也要打,互联网思维肆意蔓延至很多行业。日本人不太认可互联网思维,不赚钱绝对不做,谁破坏了大家一起赚钱的明规则,谁就出局。

中国当前的合作诚信较差,多是博弈和竞合关系。现实是:厂家和SI的合作不少是暂时的,第二天投标,头天晚上厂家销售经常不知道SI是否投你(甚至有欺诈和欺骗)。日本则完全不同,所有人都是在成本上做加法,而不是在用户价上做减法,这是完全不同的思路。最关键的是:厂家和SI之间,合作关系稳固而持久,可以几十年,无恶性质量事件,即便双方都换了Boss,合作关系也不会改变。

图:说日本人务实自律,多不服。举俩例:1. 在路边戳一会,停车场扫一圈全是日本车,一台外国车都没有。2. 全天参观产线,未见一人玩手机,问讲解的留学生,说日本员工绝不会在工作时间内碰手机,人人都可做到,但留学生不行。

我认为我们需要改进的点

1.品牌营销

P公司价格很高(约十倍于宇视),市场占绝对主导地位(过半份额),但其实技术和价格上均已落伍于中国公司,日本很多人认同这一点,政府和企业、个人都认同,但继续买单,因为P公司有品牌,是质量的背书(也许,质量背书不值这么大差价),大家决策压力小。这就是不一样的日本市场和日本式思维。

日本有强烈的,不设城墙的防护意识。无形之墙胜有形之墙,能进入日本的外国品牌,不要说是中国,就是美国德国好像也不太多。

如何让日本公司为中国制造背书?利益驱动很重要,务必要管理好渠道秩序,不仅要让渠道赚到钱,而且是做宇视比做P公司更能赚钱。

日本较多公司的终身雇佣制和年功序列制,让论资排辈很普遍。公司普遍是老人政治,年轻人既无地位也无权力,更无财富和资源。年轻人接受新事物能力强,但无权。老年人有权力,但拒绝改变,不太接受新事物。例如:National是松下公司最早的品牌(很多人都不知道),现在很多老人还坚持只用National,不接受其他品牌。

2.对宇视在日本长期投入的确认

日本人觉得中国公司来得多死得快,没什么百年老店,担心公司的长期性和稳定性,担心服务没保障。这个我们得服气,在做百年老店这件事上,中国工业化时间相对短,中国公司差距巨大,还不在一个级别上。

对那些愿意在日本合法合规长期投入的公司,愿意去做全方位品牌营销的公司,他们绝对会高看一眼。

3.质量第一

在日本,中国制造是低质量的代名词,在资讯开放的时代,毒奶粉、假药假酒假疫苗影响恶劣,而且持续放大。日本的东洋货曾作为劣质和山寨的代名词,在1957年日本外务大臣到英国进行外交访问时,还遭遇当面抗议,知耻后勇才有20世纪70年代的日本制造名声鹊起。事在人为,由坏变好的评价也很公平,假货横行特别败坏中国制造形象,我们要一点点去扳,再难也得去扳。

日本制造的质量理念是:未必需要什么绝对领先的黑科技(这是和德国制造的一点显著不同),但就是不能出故障。出了故障就去诚恳鞠躬,不解释,更不能强词夺理,不管多大的企业,老板(一把手)要亲自出马去鞠躬道歉。

这方面,中国的企业给人的印象是“99%”没这个意识,如果你看到日本的会长和社长的不断鞠躬,你一定会向别人学习。

中国主力安防厂商的快速崛起,不仅是靠低质低价,是靠快速迭代中的技术创新,包括全产业链的优势。被世界接受这一观点,我们除了持续走技术硬汉的道路,还有很多品牌文化的工作去落地。

4.工程易安装、易维护性

日本的极低生育率,导致人工很贵,保姆的时薪都远高于中国(五倍于中国),安装摄像机的费用也越高于中国(装一台三四千块),硬件一次搞定,远程升级软件,是务必要保证的。

ITS进日本要谨慎,不是不可以进,是强工程属性的东西要谨慎。好的消息是:日本警察多以传统方式线下开罚单,电子支付也远不如中国普及,这个业务部署的难度应该远逊于中国。

另外,质量是品牌的重要组成部分,也确实能降低服务成本以及TCO。

图:盲道,无处不在的接驳:每一部电梯、每一部ATM机、每一个售票口,每一个出入口、从酒店大门接驳到大路上,给弱势个体以最大的善意。

5.细节为王、以诚动人

文化融入最难,需要从点滴市场遵守日本市场的细节和规则。

务必说到做到、诚实地维护长期可靠的客户和渠道关系。诚实对于日本人很重要,小到打球娱乐的细节,产品细节的答复等等,都要诚实,必须走心。做好小事,就不要担心大事上别人不信任你。中国式的粗糙、随意和不诚信,是在日本做市场的大忌。

细节方面要注意的很多:迎来送往、穿衣吃饭、倒水加酒、文档资料等,日本都比中国讲究得多(很多讲究偏迂腐,但也得遵守),有很多规则需要我们学习。

6.价格竞争力

价格不需要太低,P品牌给我们撑开的空间足够大,现在的价格竞争力没有问题。

不同渠道的管理务必要注意,一定避免走中国公司急于短线接火,然后被日本渠道集体排斥的失败之路。无论大的OEM伙伴的选择,还是大的渠道结构的变化,都要慎重,优中选优、着眼未来,算大账不算小账。

总之:海外市场很复杂,地域广品牌弱,宇视兵力严重不足,各国文化差异巨大,市场秩序有隐性有显性,竞争格局也非常多变。确实需要一国一策,更需要保持渠道政策和市场策略的一致性和连续性,看长远谋长远,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严禁朝令夕改,严禁杀鸡取卵,严禁以自我为中心,严禁大国沙文主义,敞开胸怀,向一切优秀的民族和公司学习,深刻而全面地学习。

编后语:

    国际市场中有三大极端的难题:印度的价格,美国的政治,日本的精致。但凡能解这三大难题,国际市场即使不能说一马平川,至少再无极端之难。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亚虎

Archiver|手机版|asiatiger BBS   

GMT+8, 2019-5-26 20:11 , Processed in 0.07394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