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亚虎(ASIATIGER)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亚虎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952|回复: 5

中医的有效性 [复制链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2-4-29 14:14:06 |显示全部楼层
【乖乖按:漫画,依然是最后一张最亮】

中医的有效性.jpg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郑磊 + 1 赞一个!

总评分: 威望 + 1   查看全部评分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这土地需要我来灌水……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5-7 07:08:22 |显示全部楼层
漫画真是简单又好懂,吃中药不如吃蔬菜好,俗话说药补不如食补吗,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发表于 2013-7-9 09:51:03 |显示全部楼层
受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5-2-18 16:29:59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兜铃酸,躲藏在国粹中的恶魔

2003年,新华社记者朱玉的一篇报道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她撰写的《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一文,在两三天内被500多家报刊采用,向全社会披露了龙胆泻肝丸导致肾功能衰竭的问题,引发了震动全国的龙胆泻肝丸事件。所谓中药无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小的社会迷信,受到巨大冲击。根据媒体报道,因龙胆泻肝丸致病者约10万例,罪魁祸首就是中药关木通中含有的马兜铃酸,而关木通,是龙胆泻肝丸的配方药物之一。

作为一个医生,每次我翻看关于马兜铃酸的资料时候,都会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既恐惧它可怕的毒力,又不得不欣赏它的完美。是的,我只能用完美这个词来形容马兜铃酸,它简直就是撒旦创造出来的完美毒药,它阴险,狡诈,善于隐蔽而且破坏了巨大。它隐藏在多种中草药内,几千年来,它被愚蠢的原始蒙昧土医当作良药来膜拜,夺去了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直到被现代医学揭露出它的真面目,我们才知道他有多么可怕。

马兜铃酸,赫赫有名的肾脏杀手,它创造了一个医学名词“中草药肾病”。它引起的肾脏损伤无法恢复,敏感患者极小剂量就可导致肾功能衰竭。大剂量马兜铃酸直接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导致导致肾衰竭。而低剂量摄入也引起肾脏不可逆损伤。

它的损伤是DNA级别的,它会在肾内形成马兜铃内酰胺-DNA加合物,这种加合物物质性质稳定、难以降解,会在肾内长期存在,持续损害病人肾小管导致肾功能损伤并诱发癌变。

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马兜铃酸不管摄入多少,都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损伤,并有极长的潜伏期,使得病人患肾病和上尿路上皮癌的概率大大增高。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魔鬼造物,文明世界的反应毫不意外,自1991年发现马兜铃酸中草药引起肾衰竭,比利时、英、法、日、美...陆续禁止含马兜铃酸中草药。2000年,WHO甚至专门发出了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至2004年,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外,包括香港台湾地区均已经全面 禁用含马兜铃酸中药材。

然而,在中国大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件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1998年起,中国陆续出现大量马兜铃酸肾病患者,俗称“龙胆泻肝丸”事件。国内医学界专家多次向卫生部门反映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问题,并不断呼吁健全中药的检验手段。

2001年,SFDA多次讨论马兜铃酸问题,内部通报,未向公众通报。

2003年2月,新华社朱玉发表尿毒症病人调查通讯,龙胆泻肝丸事件大白于天下,举国瞩目,舆论哗然。

2003年2月,迫于舆论压力,SFDA将龙胆泻肝丸转处方药,称“要引导广大群众正确对待药品不良反应”。

2003年4月,SFDA终于发出通告禁用关木通,由木通(木通科川木通或白木通)替换关木通;原流通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不召回,按处方药管理,建议患者定期复查肾功能。

2004年8月5日,SFDA取消广防己、青木香药用标准;另有四种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的中药加强管理,含四种药物的中药制剂按处方药管理,36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方标注“含马兜铃酸,可引起肾脏损害”后放行。

从头至尾,作为药品生产企业的同仁堂,没有主动向消费者发出过任何的警告更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召回措施。“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同仁堂的古训,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已经荒唐无耻到极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将超出你的想象力。

禁用关木通等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努力,遭到了中医界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中国的中医界,以令人发指的坚韧和顽强,为保护马兜铃酸继续毒害中国人民肾脏的权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能和他们所媲美的,大概只有东京大审判的日方辩护律师团。

2003年4月,关木通禁用前夜,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医药战略地位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2月份媒 体爆炒的龙胆泻肝丸事件进行回应。各中药专家慷慨陈述中药的光荣历史与文化传承,并指出:“中西药分属两类不同体系,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

到会专家一致认为:无论是关木通还是含马兜铃酸的其他中药,如果按照中医药理论使用,就是良药,不按中医药理论使用,就很可能成为毒药。

而身为中医领军人物的陆广莘,更是大放厥词:马兜铃酸不等于关木通,关木通也不等于龙胆泻肝丸。龙胆泻肝丸是按照中医药学复方的“君臣佐使”理论配伍药味,龙胆泻肝丸中的其他药味,会降低方中具体单味药的毒害作用。陆院士公然声称:马兜铃酸作为宣判龙胆泻肝丸有毒依据,“片面,缺乏科学依据”,“十分牵强”。

即使现在已经是十年以后,当我再读到这些无耻的语言,我依然难以遏制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我们已经说过,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即使 极小量的摄入,它也会在肾内形成无法排出长期存在的DNA加合物,对肾脏造成持续的且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介入,包括陆院士在内的中医们,根本不知道马兜铃酸为何物,根本不知道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他们连龙胆泻肝丸已经造成了无数的肾衰竭都不知道,甚至现代医学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肯相信。

就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有办法通过中医的方式把魔鬼变成天使,他们有办法通过药物配伍来消除马兜铃酸的毒性!

我相信,中医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因为他们真的无所畏惧,他们不畏惧万千冤魂,不畏惧千夫所指,不畏惧九天雷霆,不畏惧十八层地狱!在他们眼中,患者的健康与生死,远比不上中药行业的兴旺繁荣。

而在关木通终于被禁用后,中医又华丽丽的转身,由拼命的为关木通辩护,转为竭力撇清自己和关木通的关系。他们声称:古方里面用的是木通,中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我们擅改了中医的古方。实际上,中医古籍中根本没有现代植物分类方法,关木通、川木通、白木通各种称谓乱作一团,所谓的考据,更像是一种敷衍塞责的闹剧。

就算龙胆泻肝丸悲剧的发生是因为1983年以含马兜铃酸的关木通替换古方中的木通。那么,为什么这样的调整能通过呢?因为愚昧的中医根本不知道关木通有毒而且认为关木通药效和木通相近!请问那些曾经相信两者功效相似的中医们,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发现肾衰竭和龙胆泻肝丸有关,你们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证实关木通毒性,中医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的干预,博大精深了五千年的中医注定继续错下去,无怨无悔。所谓中医五千年经验科学,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十年过去了,曾经毒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关木通早已经被彻底禁用。而龙胆泻肝丸事件,也被很多人淡忘。

但我们真的不应该忘记。

根据媒体说法,因为龙胆泻肝丸致病的患者,约有十万,鉴于该病的诊断困难和漫长的潜伏期,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很多很多。

十万,是一个什么概念?汶川地震,死亡九万人,举国震惊,亿万同悲,国家降半旗,民众同举哀。

而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是十万,这是一场何等规模的灾难!

欧洲的反应停事件,受害者数量不足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分之一,至今依然是药品监管的经典案例被反复的提起和研究。而龙胆泻肝丸的十万例马兜铃酸肾病,就这样悄无声息。

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目前国家药监局只取消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种马兜铃属草药的用药标准,但实际上还有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等十几种常用中药药材已知含有马兜铃酸,涉及几百种中药处方(中成药),例如国家批准的中药处方中含细辛的就有一百多种。

2013年,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年后,阿宝无意间发出的一个关于马兜铃酸危害的微博再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面对媒体的询问,中医专家们再次搬出了当年他们前辈为关木通辩护的毫无依据的陈词滥调:“炮制过程可以使其毒性减弱或者消失”,“有其他成分制约它的毒性,使用这种药物是安全的”。

天日昭昭,欺人乎?欺天乎?

如果说,这些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对癌症、艾滋病、或者其他的疑难病症有确切的疗效,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对其毒性进行一定程度的容忍。但问题是,目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所治疗的疾病都是无非是“上火”,咳嗽,胃疼之类的无关痛痒的疾病。中药这些疾病的疗效并没有确切的统计学证据,反倒是现代医学都有安全可靠的治疗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从科学的角度,从人民安全的角度,应该如何抉择,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对马兜铃酸实行全面禁用和零容忍,是全世界通用的选择,何以单单大陆就能例外?仅仅因为那句扯淡的“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我们就要让我们的孩子和亲人继续承受这个魔鬼的毒害?

曾有人告诉我,写科普文章的时候,尽量不要掺杂个人的感情,以免影响客观公正。但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到底要什么时候,马兜铃酸这个恶魔才能彻底的远离我们的朋友和亲人。到底要什么时候,那些打着国粹名义散发着腐臭的玄学垃圾,才能被现代医学彻底清算。到底要什么时候,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学会科学的思考和理性的行为方式。

隔壁,儿子做完繁重的功课已经甜甜的睡去,在他的枕边,摆着一本科普书籍《可怕的疾病》,那是儿子的最爱,他已经读过好几遍依然爱不释手。

窗外,一片漆黑。但我知道,当深夜过去,阳光终究会驱散黑暗和雾霾,照亮这片古老的土地,和这个伟大的民族!
(烧伤科超人阿宝)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5-2-18 16:30:19 |显示全部楼层
2003年,新华社记者朱玉的一篇报道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她撰写的《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一文,在两三天内被500多家报刊采用,向全社会披露了龙胆泻肝丸导致肾功能衰竭的问题,引发了震动全国的龙胆泻肝丸事件。所谓中药无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小的社会迷信,受到巨大冲击。根据媒体报道,因龙胆泻肝丸致病者约10万例,罪魁祸首就是中药关木通中含有的马兜铃酸,而关木通,是龙胆泻肝丸的配方药物之一。

作为一个医生,每次我翻看关于马兜铃酸的资料时候,都会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既恐惧它可怕的毒力,又不得不欣赏它的完美。是的,我只能用完美这个词来形容马兜铃酸,它简直就是撒旦创造出来的完美毒药,它阴险,狡诈,善于隐蔽而且破坏了巨大。它隐藏在多种中草药内,几千年来,它被愚蠢的原始蒙昧土医当作良药来膜拜,夺去了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直到被现代医学揭露出它的真面目,我们才知道他有多么可怕。

马兜铃酸,赫赫有名的肾脏杀手,它创造了一个医学名词“中草药肾病”。它引起的肾脏损伤无法恢复,敏感患者极小剂量就可导致肾功能衰竭。大剂量马兜铃酸直接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导致导致肾衰竭。而低剂量摄入也引起肾脏不可逆损伤。

它的损伤是DNA级别的,它会在肾内形成马兜铃内酰胺-DNA加合物,这种加合物物质性质稳定、难以降解,会在肾内长期存在,持续损害病人肾小管导致肾功能损伤并诱发癌变。

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马兜铃酸不管摄入多少,都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损伤,并有极长的潜伏期,使得病人患肾病和上尿路上皮癌的概率大大增高。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魔鬼造物,文明世界的反应毫不意外,自1991年发现马兜铃酸中草药引起肾衰竭,比利时、英、法、日、美...陆续禁止含马兜铃酸中草药。2000年,WHO甚至专门发出了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至2004年,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外,包括香港台湾地区均已经全面 禁用含马兜铃酸中药材。

然而,在中国大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件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1998年起,中国陆续出现大量马兜铃酸肾病患者,俗称“龙胆泻肝丸”事件。国内医学界专家多次向卫生部门反映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问题,并不断呼吁健全中药的检验手段。

2001年,SFDA多次讨论马兜铃酸问题,内部通报,未向公众通报。

2003年2月,新华社朱玉发表尿毒症病人调查通讯,龙胆泻肝丸事件大白于天下,举国瞩目,舆论哗然。

2003年2月,迫于舆论压力,SFDA将龙胆泻肝丸转处方药,称“要引导广大群众正确对待药品不良反应”。

2003年4月,SFDA终于发出通告禁用关木通,由木通(木通科川木通或白木通)替换关木通;原流通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不召回,按处方药管理,建议患者定期复查肾功能。

2004年8月5日,SFDA取消广防己、青木香药用标准;另有四种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的中药加强管理,含四种药物的中药制剂按处方药管理,36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方标注“含马兜铃酸,可引起肾脏损害”后放行。

从头至尾,作为药品生产企业的同仁堂,没有主动向消费者发出过任何的警告更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召回措施。“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同仁堂的古训,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已经荒唐无耻到极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将超出你的想象力。

禁用关木通等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努力,遭到了中医界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中国的中医界,以令人发指的坚韧和顽强,为保护马兜铃酸继续毒害中国人民肾脏的权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能和他们所媲美的,大概只有东京大审判的日方辩护律师团。

2003年4月,关木通禁用前夜,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医药战略地位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2月份媒 体爆炒的龙胆泻肝丸事件进行回应。各中药专家慷慨陈述中药的光荣历史与文化传承,并指出:“中西药分属两类不同体系,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

到会专家一致认为:无论是关木通还是含马兜铃酸的其他中药,如果按照中医药理论使用,就是良药,不按中医药理论使用,就很可能成为毒药。

而身为中医领军人物的陆广莘,更是大放厥词:马兜铃酸不等于关木通,关木通也不等于龙胆泻肝丸。龙胆泻肝丸是按照中医药学复方的“君臣佐使”理论配伍药味,龙胆泻肝丸中的其他药味,会降低方中具体单味药的毒害作用。陆院士公然声称:马兜铃酸作为宣判龙胆泻肝丸有毒依据,“片面,缺乏科学依据”,“十分牵强”。

即使现在已经是十年以后,当我再读到这些无耻的语言,我依然难以遏制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我们已经说过,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即使 极小量的摄入,它也会在肾内形成无法排出长期存在的DNA加合物,对肾脏造成持续的且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介入,包括陆院士在内的中医们,根本不知道马兜铃酸为何物,根本不知道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他们连龙胆泻肝丸已经造成了无数的肾衰竭都不知道,甚至现代医学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肯相信。

就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有办法通过中医的方式把魔鬼变成天使,他们有办法通过药物配伍来消除马兜铃酸的毒性!

我相信,中医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因为他们真的无所畏惧,他们不畏惧万千冤魂,不畏惧千夫所指,不畏惧九天雷霆,不畏惧十八层地狱!在他们眼中,患者的健康与生死,远比不上中药行业的兴旺繁荣。

而在关木通终于被禁用后,中医又华丽丽的转身,由拼命的为关木通辩护,转为竭力撇清自己和关木通的关系。他们声称:古方里面用的是木通,中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我们擅改了中医的古方。实际上,中医古籍中根本没有现代植物分类方法,关木通、川木通、白木通各种称谓乱作一团,所谓的考据,更像是一种敷衍塞责的闹剧。

就算龙胆泻肝丸悲剧的发生是因为1983年以含马兜铃酸的关木通替换古方中的木通。那么,为什么这样的调整能通过呢?因为愚昧的中医根本不知道关木通有毒而且认为关木通药效和木通相近!请问那些曾经相信两者功效相似的中医们,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发现肾衰竭和龙胆泻肝丸有关,你们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证实关木通毒性,中医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的干预,博大精深了五千年的中医注定继续错下去,无怨无悔。所谓中医五千年经验科学,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十年过去了,曾经毒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关木通早已经被彻底禁用。而龙胆泻肝丸事件,也被很多人淡忘。

但我们真的不应该忘记。

根据媒体说法,因为龙胆泻肝丸致病的患者,约有十万,鉴于该病的诊断困难和漫长的潜伏期,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很多很多。

十万,是一个什么概念?汶川地震,死亡九万人,举国震惊,亿万同悲,国家降半旗,民众同举哀。

而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是十万,这是一场何等规模的灾难!

欧洲的反应停事件,受害者数量不足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分之一,至今依然是药品监管的经典案例被反复的提起和研究。而龙胆泻肝丸的十万例马兜铃酸肾病,就这样悄无声息。

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目前国家药监局只取消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种马兜铃属草药的用药标准,但实际上还有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等十几种常用中药药材已知含有马兜铃酸,涉及几百种中药处方(中成药),例如国家批准的中药处方中含细辛的就有一百多种。

2013年,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年后,阿宝无意间发出的一个关于马兜铃酸危害的微博再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面对媒体的询问,中医专家们再次搬出了当年他们前辈为关木通辩护的毫无依据的陈词滥调:“炮制过程可以使其毒性减弱或者消失”,“有其他成分制约它的毒性,使用这种药物是安全的”。

天日昭昭,欺人乎?欺天乎?

如果说,这些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对癌症、艾滋病、或者其他的疑难病症有确切的疗效,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对其毒性进行一定程度的容忍。但问题是,目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所治疗的疾病都是无非是“上火”,咳嗽,胃疼之类的无关痛痒的疾病。中药这些疾病的疗效并没有确切的统计学证据,反倒是现代医学都有安全可靠的治疗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从科学的角度,从人民安全的角度,应该如何抉择,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对马兜铃酸实行全面禁用和零容忍,是全世界通用的选择,何以单单大陆就能例外?仅仅因为那句扯淡的“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我们就要让我们的孩子和亲人继续承受这个魔鬼的毒害?

曾有人告诉我,写科普文章的时候,尽量不要掺杂个人的感情,以免影响客观公正。但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到底要什么时候,马兜铃酸这个恶魔才能彻底的远离我们的朋友和亲人。到底要什么时候,那些打着国粹名义散发着腐臭的玄学垃圾,才能被现代医学彻底清算。到底要什么时候,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学会科学的思考和理性的行为方式。

隔壁,儿子做完繁重的功课已经甜甜的睡去,在他的枕边,摆着一本科普书籍《可怕的疾病》,那是儿子的最爱,他已经读过好几遍依然爱不释手。

窗外,一片漆黑。但我知道,当深夜过去,阳光终究会驱散黑暗和雾霾,照亮这片古老的土地,和这个伟大的民族!

使用道具 举报

留级版主

首席减压官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5-12-13 20:32:59 |显示全部楼层

是伟大宝库吗?

12月7日,中国药物学家屠呦呦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做了题为《青蒿素的发现:传统中医给世界的礼物》的演讲。演讲中引用了毛主席语录“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这句话非常有名,出自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一日毛泽东主席给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的一封信,信的主要内容是要在全国举办西学中学习班,要在两年内速成2000名“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这个速度其实是很保守了,如果让甘肃刘维忠主任来办这件事,9天就可以打通41个人的任督二脉,甘肃一个学习班两年就可以生产3千多个高级医生。显然,当年毛主席对中医药的深刻内涵把握还很不足,所以他提出了个“宝库说”,以坚定国人的信心。伟大领袖的话,句句是真理,谁敢不信!86年高考填写医学院志愿后,我的语文老师也送了我这句话,勉励我要努力学习中医这个“宝库”。三十年过去了,我确实很努力的在学习中医这个“宝库”。

那么,中医药真的是伟大宝库吗?

我想,这个“宝库”至少有两层含义,其一,是武器库。《西游记》第五十二回,孙悟空对付不了妖怪的金刚琢,向如来佛求援,如来佛命十八罗汉打开一个“宝库”,从中随便取出一个厉害武器“金丹砂”来。所谓“宝库”不就是这样的吗?库里面必须储藏很多威力强大的武器,武器拿起来就可以用。

我们以此标准来看看中医药,就以屠呦呦和青蒿素为例吧。为了寻找抗疟药,屠呦呦自承从“宝库”里收集了2000多个中药方子,并且再从中精挑细选了640种编成《疟疾单验方集》。中医药若真是宝库,这2000多个方子应该是多少有点用的抗疟武器,至少至少有一两件是强大的武器。可惜,一件也没有,所有的方子都是无效的。2000多种中药方和同时实验的4万多各种化合物一样一样,全都无效。宝库,宝在哪里呢?屠呦呦反复提到《肘后备急方》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这句话是不是“宝”,要看这个方子是不是有效。这个方子当然也是完全无效的,不然,屠呦呦何必煞费苦心的用低沸点溶剂来提取青蒿素,直接拿一把青蒿,用水浸泡,榨取汁不就成了?所以,中医药库存确实是巨大的,可惜,里面没有一件可以直接拿来用的武器,它只是给了屠呦呦的一个灵感而已。这个过程如果说有什么是宝的话,不是那些古旧的破烂,而是屠呦呦的脑袋,这个脑袋是被现代药物学严格训练过的脑袋。

同理,发现三氧化二砷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也不是中医药学宝库给予世界的礼物。它最初的原型只是一种时灵时不灵的民间偏方,并没有高深的辨证论治和四型五味等中医药宝库里的任何理论是被现代医学严格训练的大脑赋予它新的强大的生命,真正的宝是现代医学,有了这个宝,才能不断地研发新的强大的武器,中医药并没有什么现成的库存武器。

宝库的第二个含义是丰富的原材料。好吧,中医药确实包含有无比丰富的原材料,比如《本草纲目》,几乎囊括了天地万物。可是,如果剔除了中医药理论,仅仅是提供现代药物研究的原材料,这种意义的宝库又哪里轮得上中医!当年青蒿素协作组共检验了4万多种化合物,大自然加上人工合成的宝库远远大于中医药的宝库。如果没有现代科学医学,这些宝库都然并卵。从柠檬汁和米糠皮中提取维生素,从树皮中提取奎宁等等无数成功的药物发现和青蒿素一样,其取之不竭的宝库唯一的是现代医药学技术,而不是柠檬汁、米糠皮、金鸡纳树皮,自然也不是那一握青蒿。

不能提供实用武器和制造武器的原理方法,所谓伟大宝库其实是垃圾堆,最多是废品站,可能提供不充分的原材料,对被现代医学训练过的最强大脑也许会提供一点意外的灵感。仅次而已。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亚虎

Archiver|手机版|asiatiger BBS   

GMT+8, 2019-8-19 02:55 , Processed in 0.53440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